最痛恨毒品的两个人之一,但是如果要说到金三角的形成历史

原标题:近代史上金三角最大的毒枭,最痛恨毒品的两个人之一

原标题:近代史上的世界毒王:拥兵4万余人,跻身世界七大富豪

问:全世界都知道金三角是产毒地区,那为什么不派军队铲除毒贩呢?
按道理泰国缅甸越南军队就算再没用,以国家的力量进攻毒贩怎么打也能赢啊,而且全世界各个国家也居然不闻不问,这是为什么?

他曾是金三角最大的毒枭,却说“世界上最痛恨毒品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吸毒者的母亲,一个是我。”

他毒枭起家,麾下精锐私人卫队却达到4万余人。

图片 1

他颇具个人魅力,真正接触过他的人称他“长相斯文,很讲义气,并且很随和,尤其尊重读书人。”

他臭名昭著,却也是近代史上全球7大富豪之一。

金三角在我们国内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如果要说到金三角的形成历史,很多人可能就有点陌生了。

他也是世界各地禁毒人员口中的“死亡王子”,麾下兵力数万人,控制金三角十余万平方公里地盘。

他被称为拉美的罗宾汉,毒品王国中真正的国王。

说起来,金三角的形成与我们历史中的一支国军是有非常必然联系的。

他曾控制着全美60%
的毒品份额,名列全球12大毒枭,被悬赏200万美元,称为“最可怕的敌人”。

他就是世界近代史上最嚣张的毒枭巴勃罗·埃斯科巴。

逃到缅甸的国军士兵

金三角最早的开创者是一些国军士兵,这些国军士兵原本是蒋介石派驻在云南的第八军93师士兵。

只不过由于49年蒋介石逃到台湾时,他们的长官李弥把他们抛弃在云南、自己逃到了台湾,他们这才为求生在团长李国辉的带领下逃到了缅甸。

当时从云南逃到缅甸的国军士兵不仅只有93师的士兵,除此之外,也有不少其他部队的零散士兵从云南逃到了缅甸。

接下来,这些散兵在缅甸的丛林中渐渐汇聚到了一起,然后以93师的团长李国辉为主,组建成了一支在异国他乡土地上漂泊的部队。

而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有着严重的双标性,如果把他们的战斗力放在当时的国内,他们根本就不是“雷霆天威”的对手,可以说是如同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但要是把他们的处境放在缅甸,情况就会有180度的不同。

这些部队在来到缅甸之后,他们就首度遭受到了缅甸部队的驱逐,而在缅甸部队驱逐他们的过程中,他们却犹如无敌的存在一般,缅甸军队难以对他们进行驱逐、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在缅甸部队数次驱逐这些国军部队都被无情碾压后,他们就只能请求起了我们的帮助。

不过由于其中种种原因的限制,我们的出手也没能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帮助,这些国军部队仿佛在缅甸的丛林中扎根了一般,难以被驱逐。

图片 2

如果说亚洲一代毒枭坤沙,在金三角武装贩毒还有一份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而巴勃罗则是勿容置疑的罪恶毒贩。他的一生,挣扎、暴力与欲望如影相随……

毒品王朝的初露峥嵘

而著名的金三角,就是由这些国军部队一手缔造出来的。

金三角最早跟毒品搭上关系起源于殖民时代,在欧洲列强殖民统治中南半岛期间,他们为获取利益就首度在金三角地区种植起了罂粟,由此提炼了不少鸦片。

不过那些时期金三角出产的鸦片数量并不是特别庞大,跟后期“金三角毒品王朝”所出产的鸦片、毒品数量根本就无法相比。

金三角是一直到了50年代,才首次出现了鸦片出产的喷发期,然后在60、70、80、90年代,金三角的毒品、鸦片浪潮才汹涌而起,发展到了历史的巅峰,成为了举世皆知的“毒窟”。

其中金三角50年代的第一次鸦片出产高潮,就是在这些国军士兵们的影响下出现的。

那时候这些国军部队为了能在缅甸生存、为了能获取钱财购买武器、购买各种生活物资,他们就在走投无路下干起了出产鸦片的勾当,正是在他们的推波助澜下,金三角地区才出现了大规模的鸦片出产。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他们本身士兵数量的稀少,他们就在金三角地区大量开办了各种军事训练学校,专门培养起了一些可以在未来替补进自己部队中的后备力量。

最开始的时候,金三角就是这些国军部队的天下。

但是由于后来联合国干涉、蒋介石在联合国压迫下把这些部队大部分抽调回了台湾,使得这些部队失去了最核心的力量,最终再加上这些士兵渐渐变老、很难再继续和那些年轻人争斗的原因,所以大概从60年代开始,金三角的霸主地位开始转移到了那些被这些国军培育出来的本地人身上。

这些人在实力强大起来后,逐渐发展成了当地的毒枭军阀,实力强大时期,一点都不比缅甸的国家部队差上多少。

而那些原本的国军部队,则因为年老不堪、实在无处可去,因此就只能无奈地接受了泰国的招安,以帮泰国清剿泰国境内的毒枭部队为代价,在泰国的美斯乐镇安家落户了起来。

他一生贩毒无数,却严禁部下吸毒,愿意到任何禁毒的地方生活,但身后百万民众的生计何依?他就是坤沙,金三角近代史上最传奇的毒枭,没有之一。这位中文名“张奇夫”镌刻在段希文墓地捐建名录第一行的草莽枭雄,读懂了他,也就读懂了金三角。

图片 3

不是不想派军队清剿

而在金三角毒品王朝崛起的过程中,要说缅甸以及泰国、老挝等国家没有清剿金三角的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金三角崛起的过程中,这几个国家都曾花费了巨大力气想去清剿金三角的毒枭部队,只不过由于他们的实力不允许,才一直迟迟无法动摇这些毒枭部队的根基。

其次,就算他们的实力足够,凭借着当地百姓对这些毒枭们的拥护、给他们的通风报信,凭借着这些毒枭们对金三角丛林地区的熟捻,这些国家的部队想清剿干净这些毒枭也基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他们清剿干净了一波毒枭,这里面蕴藏着的巨大利益也会很快地催生出另一波毒枭,就如同那不除根的野草一般,春风吹又生。

在这个过程中,金三角附近的国家也曾经打算过从根源方面解决这些问题。

在此过程中,他们对当地百姓进行了长时间的引导劝诫,从外面大量引进了咖啡、甘蔗等亚热带农作物让这些百姓们种植来替代罂粟获利。

他们这些方法在历史中也曾几次达到压制金三角鸦片生产的效果,不过由于当地百姓们发现种植这些农作物的利益根本比不过种植罂粟带来的利益,因此在这些国家推广了一段时间后,金三角地区在利益的驱使下,就再度处处开出了妖艳的罂粟花。

图片 4

这个近代史上盘踞在哥伦比亚的大毒枭出生于1949年的麦德林,作为穷人家的孩子他的幼年经历也十分坎坷。从小崇拜黑手党的巴勃罗,在十几岁时就做了一名职业杀手。他是美洲大陆第一个把可卡因生产变成大规模的出口贸易,并且从中赚取了25亿美元的巨额财富,跻身当时的世界七大富豪之一。本质上作为一个杰出的罪犯,巴勃罗知道如果麦德林的民众都喜欢他的话,那他就会更安全,所以他为穷人修建了教堂、医院、房屋……也因此被称为“拉丁美洲的罗宾汉”。在当地人眼中,他不用为超过2500万的吸毒人员负责,而是反抗的英雄。

所以说并不是金三角周边的国家不想派军队铲除这些金三角毒枭,而是因为这些毒枭有着天时、地利、人和,实在难以铲除,就算他们铲除了,也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该出现的毒枭,仍旧会一茬茬地出现。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其实说来说去,原因就两个:

第一,毒品可以带来巨大的利益。

毒品的利益链上有很多人,从最底层的种植罂粟的农民,到负责销售的美国黑帮。

中间更为无数环节,甚至包裹泰国、老挝、缅甸的很多高层人物。

说通俗点,人人都希望通过毒品赚钱,因为它的利润太大了,连赌博也比不了。

第二,毒品产地军阀割据。

军阀割据让联合国无法强行某个国家,根除毒品的种植和生产。

以金三角为例,就算泰国、缅甸、老挝政府都愿意彻底禁毒。

但这三个国家都很难对付金三角的军阀。

直到今天,金三角仍然盘踞大量军阀力量,有自己的武装,和缅甸政府军作对。

看看萨沙的文章。

海洛因将军坤沙投降:创造了双狮地球牌毒品 [

1996年1月12日
金三角大毒枭坤沙向缅政府军投降。这里我们就要说说坤沙,和他创造鼎鼎大名的
双狮地球牌海洛因。在当年,双狮地球牌堪称毒品界的王牌。听萨沙说一说吧。

看过电影《美国黑帮》的朋友,都记得一个情节。

美国黑人毒贩弗兰克,因毒品渠道被垃圾警察垄断,生存越来越困难。无奈之下,弗兰克破釜沉舟,亲自赶往金三角地区。从一个讲中文的当地军阀头子手中,弗兰克购买了大批毒品。

美国市面上的海洛因纯度,基本在百分之二十五左右。弗兰克带回来的毒品,纯度则高达百分之百。由此,弗兰克的生意大赚特赚,瞬间成为纽约最有实力的黑帮头子之一。

电影中这个军阀头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坤沙。

坤沙原名张奇夫,是一个混血儿。他的父亲是汉人,母亲则是掸族,也就是中国的傣族人。

坤沙从小失去了父母,又被掸族仇人追杀,被迫四处流浪以从军为生。

在那个年代,缅甸刚刚独立不久,仰光政权的势力还无法深入缅北。

缅北山区群雄割据,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李弥的国军残部93师也雄踞一方,曾经2次将缅甸政府军打的屁滚尿流,占据了金三角地区。

此时的坤沙在缅北混迹,加入了李弥在金三角建立的“反共抗俄大学”:同罗星汉、彭家声都是同学。

这段时期的学习,让坤沙成为一个正规的军官,对他一生有着重要的影响。

缅甸人打不过93师只能玩阴的,在苏联支持下向联合国控告中国人侵略。

在联合国压力下,50年代国军残部陆续撤回台湾,留下了大片真空区。

而60年代缅共迅速崛起又有强大的后援,成为缅甸政府军的头号敌人。

政府军忙于围剿缅共,无暇顾及缅北中小军阀。

在这种情况下,坤沙这种草头王有了发展的空间。

在成为当地掸族土司女婿后,他组建了八百多人的地方武装“弄亮地区民众自卫队指挥官”,受到缅甸政府的承认。

当时的缅北就是三国初期的局面,弱肉强食,看谁厉害。坤沙以自己卓越的军政能力,一军突起,击溃老同学罗星汉等军阀,成为金三角的霸主。

随后的坤沙在金三角生存了30年,部队一度发展到2.5万军队(其中骨干4000人)和2万民兵的规模,装备包括直升机在内的各种新式武器。

对于坤沙的起起伏伏,萨沙不想多说,主要就说说它的双狮地球牌。

在缅北,鸦片种植是很寻常的事情。

缅北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交通奇差,农业技术落后。

资料写到:金三角山区里的许多土著民族如苗、僳僳、瑶、阿卡等族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刀耕火种的习惯,其村寨围绕着新辟耕地不时迁移。这一原始生产方式很适宜种植罂粟。因为种罂粟无须高明复杂的技术,当人们把一片片茂密的丛林砍倒烧毁后,仅肥沃的腐殖层就可以连续几年使鸦片丰收。当地力耗尽时,又开辟新的耕地,反正那里眼下还有无边无际的土地可供利用。

这种地方即便农业丰收也无法运出去。上千年来,缅北的少数民族基本都是赤贫,经常大批饿死。

从英国人带来鸦片以后,缅北山民开始找到维持生命的东西。缅北的山区非常适合鸦片的种植,而鸦片外号叫做懒庄稼,不需要精心打理,即便山区贫瘠的土地也可以种植。

罂粟收割以后,制成的鸦片生膏重量很轻,根本不需要什么公路运输,几匹马就背的出去。

由此,缅北山民普遍种植鸦片,以维持一家的生计。在缅北,鸦片就是流通货币。山民可以用鸦片能买金银首饰、枪支、牲畜和收音机,还可求医看病。

而盘踞缅北的军阀,也对鸦片种植进行鼓励。

缅北这个地方除了玉石、木材以外,特产就是只有鸦片。

玉石不容易赚大钱,木材又难以运输,说来说去,就是鸦片利润最高。

靠山吃山,从李国辉时代开始,缅北各种武装包括缅共,都不干涉山民的鸦片种植,还从中抽税。

鸦片从缅北卖到泰国价格翻了很多倍,足以满足军阀的军费需要。

不过,军阀通常是只是卖鸦片或者吗啡,由泰国、老挝的买家自行提炼为海洛因。

但鸦片和吗啡的价格较低,海洛因价格则很高,毒品的大头收入被中间买家赚走。在缅北,坤沙从山民手上购买生鸦片,不过每公斤70到90美元。提炼为海洛因后运到曼谷黑市时,每公斤海洛因的价值1.5万至2万美元。

于是,一些精明的军阀自行组织工厂生产海洛因,以挤压中间商的利润空间。

可惜,军阀邀请的化学工程师水平不高,加上工人多是本地文盲农民,导致海洛因质量不高,纯度甚至只有百分之二三十。

早在七十年代垄断金三角绝大部分的毒品市场以后,坤沙扭转了这个局面,甚至创造了著名的海洛因品牌。

所谓的双狮地球牌,就是纯度高达百分之百的海洛因。

双狮地球牌的包装很简单,用普通的油纸包裹。

油纸上印有红色的图标,是两个狮子抱着地球,上面有一帆风顺、纯净100%字样。

有意思的是,标志上还写着“提放假冒”四个字。

一块是1公斤,海洛因砖上还印着999三个数字,表明纯度是99.9%。

就是以这种品牌效应,坤沙从毒品贸易中获利极大,能够支持数万人的军队。

1988年,坤沙毒品收入高达2亿美元(当时币值),1989年为4亿。

双狮地球牌可以看出坤沙精明的一面,做毒品生意都能够形成品牌化。

也就是双狮地球牌,让坤沙的名气过大,成为众矢之的,最终垮台。

萨沙需要补充的是,坤沙虽打成掸邦共和国的口号,其实他基本是一个地道的华人。

说起毒品的泛滥区,金三角地区可谓是首当其中,臭名昭著,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毒品制造区,每年从这里流出的毒品就有3000吨之多,占到了世界毒品总量的百分之七十。

在那里会出现一种特殊的现象,就如同我们中国的商场一样,金三角到处都是毒品的店铺,可以说,金三角俨然发展成了毒品种植、加工、销售的一条龙产业链。

其实好多网友曾经提出,这还不简单,当地政府的枪炮是干什么吃的,直接派兵三下五除二不就剿灭了吗?其实,说得容易,真要付出实施还真不是一两句话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