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便要弯腰搬鱼,刘维在南沙考察渔业资源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寓言故事网寓言小故事海鱼传说的故事。

永利皇宫,在印度洋马尔代夫的一个小岛上发呆,环岛是一片茫茫的由浅蓝、碧蓝乃至深蓝依次组成的无边大海,正所谓椰风树影、水清沙幽。海上的日出和日落也总是分外的迷人。

海南省水产研究所工程师刘维回忆自己的幸福之旅—


     
今日早起去邂逅海岛上的日出,意兴阑珊,沿环岛沙滩漫步,唯见红日跃出海面,层云尽染,海天绯红,煞是好看,不枉我牺牲睡眠踏浪而行。

三赴南沙调查渔业资源

鱼儿啊!鱼儿!你为什么流泪呢?大海亲切地问。刚刚,鱼儿在海里孤独的游来游去,她还以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孤独。他好奇大海为什么知道,便问道:大海爷爷,你怎么知道我流泪呢?大海翻滚着微浪,乐呵呵地说:因为你的眼泪都流到我的身体里去了,我怎会不知道?

   
 欣然而返,在一处沙滩上远远地看到了一个大珊瑚突兀地出现在白沙之间。一阵喜悦,虽说前几次落潮捡了不少贝壳,却从没找到过像椰子这般大小的珊瑚。上前一步,近看珊瑚边竟还有一条奄奄一息的鱼,而一群沙蟹钳螯霍霍正等待瓜分它。甫一靠近,警觉的沙蟹便做鸟兽散去。有趣的是,它们似对失去到嘴的美味心有不甘,远远地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又摆出一幅时刻准备撤退的样子。

永利皇宫 1
刘维在南沙考察渔业资源。省水产研究所供图

啊!原来你一直都有留意我啊!你真是很好了!不过你知道我为何哭泣?鱼儿接着说:我原来是一条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鱼,只知道自由自在地游泳。可有一天,我在路上碰上了另一条鱼,他跟我很相似,夸张点说,它根本就是我的复制品,但她唯一跟我不同的,就是他经常挂着一张笑脸。他笑眯眯地游过来,问我是不是不会笑的。我说很想笑,可自己的嘴脸一看就是愁眉苦脸的啊!我很想告诉大家,我是很开朗,很喜欢笑,但他们每遇上我,就像鬼见愁似的,纷纷游离我!

     
 心里觉得好笑又有些不忍,想这鱼应该是受伤搁浅在这儿,“江湖这么大,谁又没个落难的时候”,想到这,我便先掬了两捧海水浇在鱼儿身上。“我帮你回到大海吧,哥只能帮你到这了”,说着便要弯腰搬鱼。“不,请让我呆在这”,一个虚弱的声音突然跃入耳中,竟要制止我。

永利皇宫 2
琼海潭门渔民从南沙满载而归。本报记者张杰摄

然后,那条经常微笑的鱼,他带我游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一张人类用来捞鱼的渔网,里面有很多很多的鱼。接着,他问我看到这有什么感觉。我看着网里乱窜的鱼群,心里是说不出的悲痛,而又不知所措:他们很可怜啊!被抓以后他们的命运是如何?那微笑的鱼说:他们将没有一条能存活,都会融化在人类的肚子里。

     
 我惊地顿时坐在沙地上,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这条鱼,“不用找了,这儿只有我”,鱼儿摆了摆尾巴接着说,声音比之前的小了很多。“你…你…你会说话?”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还听到了自己嘣嘣的心跳声。“不要害怕,能帮我再浇点水吗?我想多看一眼我的阿卡”。“你的阿卡?”我一边问,双手早已不听使唤忙着往鱼儿身上泼海水。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毛泽东的诗词意气风发。

我看他那微笑的嘴脸,心里更是气愤非常,还想赏他一个尾巴呢!我怒诉似的责怪他:你是故意让我看到这凄惨情景,自己又没法营救,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够了…够了…,我感觉好多了”,鱼儿说:“阿卡就在我身边,她是我的爱人”。我疑惑地前后左右又仔细看了看却一无所获,气馁地说:“这,这好像只有你一条鱼?”。“你们人类也把我的阿卡叫作珊瑚”,鱼儿虚弱地说。

昨天下午,省水产研究所工程师刘维回忆自己三下南海查“鱼鳖”的经历,年轻的他也是意气风发,而且深感幸福与光荣。

直到渔网被人类差不多被拖上渔船,整个大海顿变得死寂,周遭也只有我自己。刚刚经常哈哈大笑的鱼不见了,只余下我的黑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伤心地在大海游逛,周围却是空无一鱼,我就因过度孤独,才哭起来的。大海爷爷用水流拍打鱼儿:可怜的鱼儿啊!你还不明白吗?从刚才起就只有你一条鱼啊!我则无时无刻都着你的。刚才的怒诉我是听得一清二楚,只不过你是在自言自语不,应该是跟自己的影子说话。

     
“哦…”,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多看了一眼边上的珊瑚,觉得灰不溜湫地并不好看。作为一名人类实在不应嘲笑一条鱼的审美,想到这里我赶收起了嘴角漾起的一丝笑意,生怕被鱼儿瞧见。“谢谢你的善意,如果你愿意挖个水坑把我放进去,我愿和你说说我和阿卡的故事,在我临死之前。”

毕业于上海海洋大学的刘维告诉记者,他从学习海洋水产之初,就一直梦想着到南海一带去驰骋。

鱼儿犯胡涂了,他怎么可能跟自己说话呢?还要跟影子说话?大海见鱼儿一脸疑惑,语重心长地告诉鱼儿:相信到目前为止,你都是独自一个生活的吧?你很想得到你朋友的注意,却因自己的长相的关系而缺乏信心。当然,其他的鱼并不讨厌你,也不害怕你,却是你内心挣扎,更远离了朋友们。你可知大家是怎样对对待的?

     
今天的遭遇实在彻底颠覆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但一条垂死之的鱼的爱情故事却比一条鱼会说话更让我感到新奇。我决定好好地做一回倾听者,聆听一条鱼的故事,虽然我觉得这同样是一件近乎疯狂的事。我很快挖好了一个坑,并灌进了足够的海水,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鱼搬到水坑中。几分钟后,鱼儿恢复了些许生气,摆起了鱼尾,吐起了泡泡。我找了个舒服地姿势躺在沙滩上,安静地听着。

“海南是管辖海洋面积最大的省份,也是海洋环境最优良的省份,在这里从事海洋水产研究大有可为。”研究生毕业后,刘维毫不犹豫地来到了海南。

也许你说得对,我对自己确实没信心,自从我父母被人类钓走以后,我便一直这样。我不想孤独下去了,我想认识大家!

     
在我遇到阿卡之前,我以为我的“鱼生”就像我所有的兄弟姐妹一样,觅食、嬉戏、追逐、逃命,或被吃,或被捕,或者在一个无人知道的角落悄然死去。直到有一天,我为躲避一条豹鱼追捕,恰巧躲进了阿卡家,让我逃过了一劫。豹鱼走后,我小心翼翼地从阿卡家探出头,劫后余生却让我悲喜交加。那时,我彻底领悟到做为一条会思考的鱼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一想到,我们的一生注定漂泊,无时不在制造死亡或面对死亡,我便觉得格外悲哀。于是,我想找一个深不见底的海沟,不吃不喝安静地结束我的“鱼生”。

2008年10月,到海南工作仅一年多的刘维终于有机会到南沙群岛调查渔业资源分布情况。

大海用暖流冲击鱼儿的身体,说:乌贼小弟常看见你就喷墨,正因为他想跟你赛跑啊!他看似没跟你打招呼,其实是他用家族的问候方式跟你问好了。但你以为他害怕你,所以喷墨逃跑!还有鲸鱼大姐,他不是无视你啊!是因为她体型过于庞大,没有留意你!她经常让我向你问候呢!螃蟹小弟,龙虾小妹都很喜欢跟你玩的,只可惜他们游泳技术不好,在海底很难呼唤在海中的你。

     
那天,当我从阿卡家钻出时,我的背被她轻轻地划了一下,回头的那一刻我被她的美丽惊呆了,她是那样的动人,五彩斑斓,在摇弋的水波中,就像一个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安静而美好。从那一刻起,我彻底地爱上了她,并给她取名叫阿卡。我不再想着去找海沟的事,阿卡给了我对家的所有想象和憧憬。我离开了迁徒的鱼群,守着我的阿卡、围着我的阿卡,日出觅食、日落而息,虽然阿卡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但我感到一种恬静的幸福,我希望每一天陪着阿卡静静地老去,而我更希望我能走在她的前头。

南海美丽无比

噢!原来他们并不是忽视我啊!是因为种种原因,让我们错过了相识。但他的心结还没有解除,他刚刚还在渔网跟前说风凉话呢!

     
 我感到了鱼先生(姑且让我这么称呼他)语气里对过往幸福的无限怀念,本不愿打断但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那后来呢?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那一年,27岁的刘维坐上渔船“琼泽渔821号”,前往南沙美济礁等岛屿开展调查。渔船乘风破浪,洁白的浪花在船舷两侧卷起千堆雪,清爽的海风拂面而来,灿烂的阳光高远无比,还有活泼的海豚,结伴追逐着船队,它们不时在海中高高跃起,海鸥等各色海鸟在船队上空翻飞,倏忽间就从海里捉上一条鱼来。刘维觉得幸福极了,亲睹了祖国最壮丽的海疆:一望无边的蓝垠垠的南中国海,蕴藏着丰富的宝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