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欧洲各个国家王室都和蒙巴顿沾亲带故,你以为蒙巴顿会成为一个好将领

图片 1

历史上最会投胎的男人,屡次出错从未打过胜仗,却一路当上战区总司令

二战盟军按地理位置划分了多个战区,每个战区都有个战区总司令,表现最差的当属东南亚战区总司令蒙巴顿,但他也是最恨日本人的盟军最高统帅。

说到富二代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有钱,那些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可路易斯·蒙巴顿就厉害了,他含着8把金汤匙出生,金钱的数量对于他来说可能真的是没有概念,只能说他是最高贵的富二代。(图为:1947年,蒙巴顿。)

如果投胎是一门技术活那么世界上那些大富豪大商人的子弟一定是其中佼佼者,他们一出生就会享受舒适安逸的生活,挥霍着数以亿计的财产。事实上,历史上有一个人的出生让世界上任何“富二代”都黯然失色,这个人就是出生在英国温莎的路易斯·蒙巴顿,而他的一生也可以说是非常有意思了。

图片 2

图片 3

首先要说的是他为什么可以让其他富二代黯然失色呢,因为在欧洲统治阶级素来有着联姻的传统,他的父亲是德意志的巴腾贝格亲王,后来放弃德国国籍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母亲是赫茜·维多利亚公主。曾祖母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所以蒙巴顿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皇家公子哥了。

为什么说蒙巴顿是表现最差劲的盟军统帅呢?咱们先来看看其他统帅:太平洋是尼米兹;西南太平洋是麦克阿瑟;中国战区是蒋介石;北非战区是蒙哥马利;西欧战区是艾森豪威尔;苏联东欧战区是斯大林……中国战区表现得也不咋滴,但是至少还是有贡献的,也打过不少硬战,也取得了诸如长沙会战这样子的大胜仗。但是东南亚战区在蒙巴顿直接指挥下,基本上没打过胜战,后来他不捣乱了,反倒取得了不错的战果。而蒙巴顿这个超级高富帅,真心就是搞笑的,就是玩的,甚至一度是给轴心国送经验值的猪队友。

欧洲王室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传统,为了保证皇族的高贵血统,他们和哥哥哥国家的贵族、皇室进行复杂的近亲联姻,所以欧洲各个国家王室都和蒙巴顿沾亲带故。(图为:1946年,蒙巴顿穿着长袍走进剑桥参议院。)

图片 4

咱们来大概了解下这位公子哥的大概经历。蒙巴顿是名副其实的贵族子弟,哦不,说他是贵族还小觑了他,人家是皇族子弟。1900年6月25日,路易斯·蒙巴顿生于英国温莎的王室家庭,是巴登堡的路易斯亲王和维多利亚公主的第四子。曾祖母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父亲巴登堡亲王路易斯,原系德国王室成员,后放弃德国国籍,参加英国皇家海军,曾任海军参谋长兼第一海务大臣。母亲为赫茜·维多利亚公主。

图片 5

在英国皇室有传统,贵族是必须要加入英国的皇家海军进行服役的。你以为蒙巴顿会成为一个好将领?恰恰错了,这个公子哥就是来玩的,犯了好多的错误,但他并没有被降职反而步步高升。

因为含着金钥匙出生,蒙巴顿即便是一位妄想主义者,一位只知道声色犬马的富家公子,依然能一次次犯了严重错误的情况下,不仅免于处罚,还能奇迹般的高升。诸如,1932年,蒙巴顿晋升为海军中校,并于两年后担任“勇敢”号驱逐舰舰长。“勇敢”号的设计航速是36节,但蒙巴顿设法使它开到了38.2节。然后价值几千万的驱逐舰被他玩坏了,不过他却被升为海军上校。不久后又担任“凯利”号驱逐舰舰长,这次他又没吸取上次的教训,不顾军令的在狂风暴雨中,将军令严格要求的,驱逐舰在狂风暴雨中最高速度最多14节时,他开到了28节,这哥们将驱逐舰完全是如现在的富二代一般,当成跑车来“飙船”啊。然后“凯利”号驱逐舰也被他玩坏了。

他的出生太过高贵,母亲是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女,父亲是德国的巴滕贝格亲王,此家族是保加利亚王室,和东欧的奥匈帝国、俄国关系很亲密。(图为:1946年,蒙巴顿勋爵视察海军仪仗队。)

在1932年的时候,蒙巴顿晋升为海军中校并担任“勇敢号”的驱逐舰的舰长,这艘驱逐舰的航速是36节,但是蒙巴顿设法使它开到了38.2节,之后这艘价值几百万的军舰就被他玩坏了,经历这个事肯定要对他降职没想到蒙巴顿反而升职成为海军上校,并担任“凯利号”驱逐舰的舰长,当时将军要求驱逐舰在狂风中最高速度最多14节时,这位富二代强行开到了28节,这哪是开船啊,这玩的是刺激啊。不负众望的他又搞坏了“凯利号”。发生了这些事后还能让他继续当将领?万万没想到他有升官了,这次成为了是英军两栖联合部队的负责人,筹划两栖登陆作战。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但他依然没受到教训,最终将“凯利”玩的被德军击沉了,可他却又升官了,1941年10月晋升为海军准将,官方头衔是英军两栖联合部队的负责人,筹划两栖登陆作战。接着他策划了对法国西北部迪耶普港的登陆作战,这是一次失败的登陆作战行动,导致了四千加拿大士兵的覆没。但是蒙巴顿却又升官了,由于温斯顿·丘吉尔支持,他很快再次进入最高军事圈子的小集团中。1943年8月,美英首脑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会议,蒙巴顿试图使英美联合参谋长会议相信可以用冰修建航空母舰,当然最后证明这完全是幻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