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书店老板成为至交,唯一阅读的渠道是父亲订购的报纸

停留在这个小镇上已经一周了。既然停下来,我就会住上半年,这是我这几年养成的习惯。这小镇什么都很好,但是几天转下来,我发现这里有一个对我来说很要命的缺陷:所有的书店都没有卖我最喜欢的鬼故事杂志或书籍。

一直很渴望,家门口能够有个书店,昨天去了一个地方,原本准备买本杂志然后边吃饭边看书。结果呢,却发现,书报亭变身旧书店了。心里一惊一喜。

图片 1

这让我很苦恼,因为我早已养成了用鬼故事杂志或书籍来驱赶寂寞的习惯。买不到它们,我会很难过。

惊的是,书报亭真的退出历史舞台了,几乎很少了,想买的杂志已经很难通过现场能买到了。可是换个思维看看,原来书店开张。尽管书店同样在这个时代已经落寞了,可是还是有很大一批人在看书聊书呢。

我曾经生活在偏远的山区,整个县城没有一个书店,唯一阅读的渠道是父亲订购的报纸。

于是我尝试和每家书店的老板说,希望他们帮我代订。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一个同意的,而且拒绝的时候,都表情怪异,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我。

这家书店不大,就是一个书报亭里,看的出。看老板很熟悉,原来是原来旧书摊的老板。

那时我家住在邮局隔壁,邮局的人与父亲关系甚好。每年单位任务下来,第一个来找父亲聊天、喝茶。

更为甚的是,因为我的询问,我竟成了小镇的名人,所有人都知道有个买鬼故事的精神病,以至于我走到大街上,都会有人偷偷对我指指点点,让我郁闷而不得其解。鬼故事,似乎是小镇上所有人心里的禁忌。

和他聊了几句,问起,如果家里的旧书,多少可以收呢?

之后不久,我们家便会每个月陆续送来《三秦都市报》《西安晚报》《华商报》等。

我决定交一个朋友,和一个书店老板成为至交,让他信任我,我才能得到问题的答案。现在有间书店的老板名叫杜陶,已经成为我非常好的朋友。

他说具体要看书拿过来才知道。好的,我说大概多少价格,他坚持要拿过来,一开始聊的并不愉快。可是后来呢,说起他的书挑选的还不错。他似乎立即热情起来,其实也确实有点高兴起来。刚刚从失去一个报刊亭的失落才转化过来。

母亲很喜欢把我看过的报纸整理起来,卖给收废品的人。我的阅读习惯也是在那种报纸满天飞的环境里逐渐养成的。

这天我和他一起喝酒,酒至半酣,我提出了我的问题。杜陶听了并没有很吃惊,他的表情显得很郁闷很无奈。他说的话倒是反过来让我大吃一惊:只有人才喜欢鬼故事,对吧?

有一个书店也不错啊,家附近就没有一个认真的书店呢。

离开县城的时候,我才上初二。因为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加上对农村教育体制的失望,便彻底选择了转学。

这不是废话吗,这还用你说!鬼故事是用来吓人的,对吧?还是废话,我就是寻求心理刺激的。可是你知道吗?人也可以来吓鬼的?

于是开始仔细看这家书店,小小的书报亭,却已经放了不少书,六角亭的每一面都有一种门类的书籍,城市类,文学类,生活类等等,在前面的架子上还有一些我很喜欢的书,杨绛全集,非虚构小说,还有美食类书籍等等。

到了学校,我没有被城市的高楼林立吸引,反而对学校旁边一个堆满书籍的书店很有兴趣。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心中一惊。

再看,似乎还都是八成新,品相很好,老板是把家里的精华都拿过来了吧。一边看书,一边和老板聊天,我很喜欢城市类的,熟悉的陈丹燕,程乃珊,还有历史人文类书籍等,都还不错。

那会儿我们不早恋,身边每天也没有亲人陪伴,同学似乎都不太喜欢这个每天中午匆匆吃一碗炸酱面,之后两个小时几乎都站在书店看书的乡下妹。

你不该买鬼故事,你该买人故事。

这些书需要找到有缘人,不见得好像小说那么好卖啊。

我看过很多年的《读者》《随感》《意林》《花火》。看多了便自己写。初三开始第一部长篇小说《纯真年代》的创作,写了六万多字,却最终因为学习太渣,被老师以补课为由制止而中途夭折了。后来,尝试继续去写,也没有了那个心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