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仍是四茶贩,来瓶隐巷想找家借宿或者给碗水喝也成

一、鬼宅荆小川是一名推着板车走街串巷、摇鼓卖杂货的货郎,平时卖的东西,不外乎打虫吃的药丸、男人嚼的槟榔、女人用的胭脂水粉或者针头线脑等什物,因本是西江南岸草埠村人,所以他的生意,一般只在西江南岸一带走动。然而今天,鬼使神差似的,一大早有同村的人雇船要到江对面去办事,见他在路边,便随口招呼一句,他也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上了船。江对面的崇天塔、瓶隐巷一带,原本人烟稠密,荆小川预料生意会不错,哪知上午沿街走到日暮江山,也没做成几单生意,刚赶去码头时,船却提早出水到了江中,眼看误了时辰,今夜怕是回不去了,本地又没亲戚朋友,竟连宿歇的去处也没有着落,荆小川不禁懊丧起来。折回一里多,到白日间去过的瓶隐巷,他想趁着傍晚的余霞,看看有没有可以借宿的人家。瓶隐巷中,家家户户都亮了灯,但大多高墙密闭,荆货郎去敲了几处门环,却连个出来应门的人都没有。真是头头碰着黑!荆货郎气得在人家门前啐几口痰,只得另外再找。终于见到一家篱笆矮墙,门扉板材很显简陋,但也透出寂寂的昏黄灯光,应是本地比较穷苦的人家吧。通常穷苦人家好相与一些,他鼓起劲儿又上去叩门。谁啊?出来相迎的是女声,隔着稀疏门缝,荆货郎看清是一位布衣少妇,答道:我是江对面南岸草埠村人,来江北卖货误了过渡的时辰,来瓶隐巷想找家借宿或者给碗水喝也成。哦,天雨路滑,如果不嫌弃请进屋歇脚。少妇竟然开门并欣然答应了货郎的请求,板车请停在门里,本地久无失盗事件,可请安心。荆货郎端详这少妇,说话声音极弱,人生得削肩细腰十分清瘦,面容更是惨白憔悴,像是身子很弱,连忙千恩万谢地照她话办了,只是又觉得她说话有点奇怪,今日天气还算晴朗,为何会说天雨路滑?少妇引货郎进屋:我家男人出远门未归,你可随意,我这就去给你倒水。货郎有些萎缩地跟进正堂内,不曾想身后传来一阵哗哗水声,回头一看诧异不已,外面在一瞬间居然真的下起了大雨。货郎想到一句俗话叫下雨天,留客天,眼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少难免让人想入非非。你坐。少妇一转身即端来大碗凉水,小妇人家贫,没有什么可招待的。不、不,叨扰了。货郎局促地按她所指,往灶台边的板凳上坐,板凳居然也摇摇欲坠,他差点重心不稳歪倒在地。货郎手里的水碗几乎泼洒,吓得赶紧稳住身形,但仔细去看自己刚坐的板凳,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板凳看似竹编,但伸手一扶,轻飘飘的没有重量,再偷眼环顾屋内四下陈设,除了自己手中的碗外,其余无论桌子、椅子,还是一些器皿什物,都刷得五颜六色,且薄得像纸皮,身旁灶台也灰土蒙尘,好像很久没使用过的样子。那布衣少妇却仍是一副自然神情,径直回到正堂旁边一间屋内,点一豆油灯,灯下摆一篮女红什物,她一边拿起衣服绕线细缝,一边口中又招呼货郎:你坐。啊嗯、嗯,好。货郎好歹也是走过些地方,有点见识的人,仗着年轻胆气,重新坐回板凳上,又从自家的行装里拿出白日吃剩的两个烧饼,就着凉水啃下一个。这碗水喝完了,他又问:可还有水么?我想添点。妇人示意灶台旁边:那口大瓮里就是。货郎按照她的话找到瓮,发现这瓮口已经豁了好大块,连个盖子也没有,正好滴答一声,有水从屋顶房梁掉下来,正落在瓮中。货郎抬头望去,原来头上的瓦顶早就残缺,雨水不时滴落,才聚集成瓮中的水。想来方才妇人给他喝的就是这没烧过的天水这、这完全不像生人居所的习性嘛!荆货郎的手有些颤抖,侧目再去看那妇人,她仍毫不在意地缝着东西。货郎硬着头皮拿碗舀出一点,倒没什么泥污臭虫。只得缩着腰坐回板凳上,却如坐针毡,焦虑地再望外面,雨势越来越大。便又萌生试探妇人的念头,他把吃剩的烧饼举起问:承蒙收留,你可吃过晚饭?我这还有一块饼,如不嫌弃请你吃?没想到那妇人放下手中的活,望向货郎手中的饼,幽幽叹出一口长气:你若有心给我吃,就请放到那个碗里,然后拿来放到这边地上。货郎依言行事,把饼碗放在地上后,又赶紧缩回坐好。那妇人放下针线活,走到碗前拿起饼,在手中端详,却不送入口中,只是深深嗅了几下,才缓缓道:死后三年,才第一次得到食物供养,多谢货郎你了啊啊!货郎饶再胆大,此刻也三魂不见了七魄,一屁股跌坐在地,又连滚带爬退到门边,恰好门外轰隆打过一道响雷,货郎面无人色地背贴在门框上:你、你是

图片 1

图片 2《文会图》宋徽宗赵佶(1082-1135),擅诗文,精书画。他的“瘦金体”书法和工笔画在中国美术史上独树一帜。《文会图》描绘了一个共有二十个人物的文人聚会场面。在优美的庭院里,池水、山石、朱栏、杨柳、翠竹交相辉映。巨大的桌案上有丰盛的果品和各色杯盏。文士们围桌而坐,或举杯品饮,或互相交谈,或与侍者轻声细语,或独自凝神而思,而有的则刚刚到来。旁边的一个桌几上,侍者各司其职,有的正在炭火炉旁煮水烹茶,有的正在一碗一碗地分酌茶汤。从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各种茶具,其中有茶瓶、都篮、茶碗,茶托、茶炉等。名曰“文会”,显然也是一次宫廷茶宴。整幅画面人物神态生动,场面气氛热烈,现收藏在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斗茶图卷》南宋刘松年绘。著录于《石渠宝笈二编•重华宫藏》。宋代盛行斗茶之风,上自王室宫廷,下至平民百姓,都好“茗战”。此图卷描绘的是民间斗茶情景:四个茶贩在买卖之余,巧遇或相约一起,息肩于树阴下,各自拿出绝招,斗试较量,个个神态专注,动作自如。图卷右上方有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为明代杭州人俞和所书,显系后来补书。《茗园赌市场图》南宋刘松年绘。系《斗茶图》的姐妹篇。人物仍是四茶贩,场景则是在茶市内较斗。四茶贩伫立图中央,或提壶斟茶,或举杯啜茗,或品尝回味,左旁一老者拎壶路过,右边一挑担卖“上等江茶”者,驻足观“斗”,再右有一妇人拎壶携孩边看边走。真实记录了南宋茶市场,尤对流动茶贩之衣着、随身装备,作了极细致的描绘。是珍贵的艺术画卷,亦是研究宋代茶事的富贵资料。原画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碾茶图》唐宋人饮用的茶多为饼茶,而饼茶的饮用十分复杂,饮用前需将茶饼碾成粉末再行烹煮。南宋画家刘松年的《碾茶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形象生动的再现了唐宋时饼茶饮用前碾茶的工序。画面是横向展开的,分为左右两个部分。左边是一组有两人,右边一组为三人。画面左边右上角是几枝高大的芭蕉树,树下置一高脚方桌,方桌的旁边站着一仆役,一手执“茶瓶”正注汤于“茶瓯”这中,茶瓯边放着点茶用的“茶筅”,另一手持“茶盏”,桌上离仆役较远的一边放着高高摞起的茶盏及其他茶具。方桌的正前方是被方凳支起的茶炉,与方桌齐高。茶炉上是一椭圆形的茶壶。此仆役的身后是贮茶的“茶瓮”,与仆役身高齐平,圆肚,上覆一防潮箬叶。西汶艺术网[;

家乡的红酒

甜不甜,家乡水。醇不醇,红粬酒。一到年关,便忍不住想起家乡的红粬酒。

福建是全国少数糯米种植地之一,南平、古田一带又是著名红粬产地。这两样,都催生了家乡樟湖悠久的红粬酒(当地称为“红酒”或“老酒”)民间酿造技艺。

在我儿时记忆中,入冬前后,是酿酒的好时节。三样原料,酒粬、糯米和水,通常的比例是1:8:14。当然也可根据需要的口感进行微调,火候就看各人的功夫和经验了。

粬一般是红粬或酵母粬,从外地的货郎或杂货店里提前买好。酿酒前夕,家里就洗刷刷一片忙碌,木制的饭甑、陶制的酒缸酒瓮、凉放的竹匾及一应杂物都提前洗净晾干。母亲先把糯米加水浸泡,大约十二小时左右,到能用手轻松捻碎米粒时,再洗净沥干,松松放入饭甑中,上灶起蒸。

图片 3

上灶起蒸

这时节,父亲已从几里远地挑来了专门的山泉水。俗话说,“好山出好水,好水酿好酒”。樟湖一带多山泉,水质冷冽甘甜,当地谓之“凊水”,正是用来酿造家乡剔透香醇红酒的不二保证。水通常先烧开,然后倒入早就准备好的酒缸中,自然冷却到常温左右,放入酒粬备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