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马岛战争阿根廷的失败让阿根廷人民对军政府失去信心,围绕马岛主权归属还是发生了争执

「两个秃子争夺一把梳子的战争」——阿根廷著名作家博尔赫斯曾如此形容马尔维纳斯群岛之战。过去30年间,阿根廷和英国围绕这把「梳子」的争执一直没有停息。近年来,两国的主权之争有愈演愈烈之势。尤其今年是马岛战争
30周年,两国都通过各种方式宣示主权,虽不至于剑拔弩张,但针锋相对的气氛却为多年来少有。

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得而复失令阿根廷人陷入了难以言表的悲伤,战争的失败不仅将军人总统加尔铁里送进了监狱,也宣告了军人统治的历史在阿根廷结束。战争本身的损耗加之欧美各国的制裁使阿根廷付出了近30亿美元的代价,并影响了以后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马岛战争是阿根廷的一个转折点。马岛战争阿根廷的失败让阿根廷人民对军政府失去信心,军政府失去权威,从而启动了阿根廷二战后甚至整个拉美地区的又一次政治民主化浪潮。

阿抗议英在马岛海域采油 要求尽快恢复有关马岛问题谈判

整整30年过去了,南大西洋的硝烟与战火似乎已被人们淡忘,但是对那些曾参与马岛战争的老兵来说,昨日的世界并不遥远。

在大西洋和南极洲之间的广阔水域,有大大小小200多个岛屿星罗棋布般散落在这片幽蓝的洋面上。丰富的寒带物种在那里生息。岛上的居民过着平静的生活。对于这些岛屿阿根廷方称之为马尔维那斯群岛,而英国把它们叫做福克兰群岛,这可不是简单的称谓之争,而是蕴含着英阿两国对这些岛屿长达几个世纪的主权之争。

布宜诺斯艾利斯2月2日消息:据报道,阿根廷外交部2日向英国驻阿根廷使馆官员递交抗议信,指责英国开始在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附近海域开采石油侵犯阿根廷主权。

30年后的网上争执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片土地上曾经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英阿战争。一方为老牌的军事帝国,死守着为数不多的海外领地;一方是国力迅速发展起来并充满民族激情的阿根廷,执着地要收复在记忆中从来都属于自己的土地。1982年4月2日阿根廷发动了代号为“罗莎里奥”的收复阿岛计划,并向全世界宣布收回马尔维纳斯群岛、南乔治亚岛、南桑威奇群岛的主权。后业英国出兵重新夺回了马尔维纳斯群岛。

阿根廷政府在信中坚决反对英国政府允许石油公司在属于阿根廷大陆架的马岛周围海域勘探和开采石油,认为这是对阿根廷主权的野蛮侵犯。

「我庆幸自己活了下来。」5月14日,英国老兵菲尔·鲁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发出感慨。

为什么大家都对这片寒冷的地带如此的重视?翻看地图我们不难发现,这片寒冷而几乎与世隔绝的地带差不多是这一纬度上的唯一土地,扼守着南大西洋和南太平洋的航道要冲——麦哲伦海峡,是通往该峡的必经之地,是任何想在大西洋地区扩大势力范围的国家极其重要的跳板,被称为南大西洋通往太平洋的“钥匙”。20世纪70年代马尔维纳斯群岛又发现蕴藏着大量的天然气和石油,更使得她身价百倍。

抗议信说,英国政府在马岛附近海域单方面采取行动违反联合国大会的相关决议。信件重申阿根廷对马岛及其附近岛屿拥有不容置疑的主权,要求英国尽快恢复与阿根廷有关马岛问题的谈判。

就在同一天,菲尔在网上偶遇一名阿根廷老兵。他说,本来两人或许应「相逢一笑泯恩仇」,但聊着聊着,围绕马岛主权归属还是发生了争执。阿根廷老兵坚持认为,马岛属于阿根廷,菲尔不同意,「我说,距离阿根廷远近与主权归属毫无关系。他究竟想回到多古老的从前?假使印第安人要收回美国,结果会怎样?」在向南都记者转述时,菲尔不忘加上一句:「这真是愚蠢。」

马尔维纳斯群岛之争是怎么产生的呢?根据现有文字记载,最初是英国人1690年发现群岛两大主岛间的海峡,并把它命名为“福克兰海峡”。后来,英国便称该群岛为“福克兰群岛”。十八世纪初,法国人和英国人陆续到过该岛建立定居点。1766年,在海上称霸的西班牙人插足马岛。同年10月3日,法国人以24,000英磅的代价把东岛卖给了西班牙。1770年,西班牙军队以武力赶走了西岛的英国人。1771年,按西、英两国达成的协议,英国人回到了西岛,重新驻扎在埃格蒙特港,但西班牙声称保留其主权。1774年,英国以节省军费为理由,主动撤走了西岛驻军。1816年,阿根廷正式宣布独立,宣布从西班牙那里继承对马岛的主权并派驻官员。但1833年,英政府派兵强行占领马岛,并将马岛上所有的阿根廷居民几乎全部驱逐。从此开始了英国对马岛长达170年的统治。此间,阿根廷历届政府从未放弃对马岛主权的要求。1958年,马岛问题提及到联合国。此后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多次建议两国举行谈判,以求和平解决两国争端。1965年,联大第一次审议马岛问题。联合国4次通过决议要求阿英双方通过谈判解决争端。但在多年的马拉松式的谈判中,双方态度各不相让,谈判时缓时急,争执不断。在围绕马岛争端的过程中,英国还把南大西洋辽阔的水域占为己有,武装占领了南乔治亚岛,并且控制了南桑德韦奇群岛。

阿根廷和英国1995年9月在纽约签署协议,同意合作开发利用马岛周围海域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阿根廷政府2007年3月指责英国在马岛主权归属问题上没有重开谈判的诚意,宣布取消同英国政府签署的合作开发协议。

相比之下,那位阿根廷老兵说话语气好一些,「我们都有那段经历,属于不同的阵营,都是为了履行我们的职责。作为一名同行,我尊重你的意见,但显然不敢苟同。马岛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属于阿根廷,你和其他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等到了70年代初,勘查表明在马岛南部海域可能有丰富的石油以及天然气和其他矿藏。1973年英阿谈判气氛急转直下变得更加复杂。一位英国议员说:“英国可以失去五个北爱尔兰,但绝不能失去一个福兰克群岛!”英、阿两国政府就马岛问题的谈判顿时紧张起来。1976年终因谈判破裂双方召回了大使。恼怒的英国议员们要求政府从此“冻结”马尔维纳斯问题。1978年,两国恢复谈判。1982年,英阿在纽约举行正式谈判,但毫无结果,双方关系趋于恶化。这样两国几个世纪以来对该岛的主权的争夺终于在1982年4月激化酝酿出一场战争。

马尔维纳斯群岛位于大西洋南端。因该群岛主权归属问题,阿根廷和英国之间于1982年爆发了长达74天的战争,最终阿根廷战败。战后,阿根廷一直没有放弃对马岛的主权要求,并希望与英国对话,谋求以和平方式解决马岛主权归属问题。

主权争执在国家层面进行得更为激烈。阿根廷不久前播出的2012伦敦奥运会宣传片就引起了两国口水战。在宣传片中,阿根廷男子曲棍球奥运代表队队长在马尔维纳斯群岛上的战争纪念馆台阶上训练,宣传片画外音称:「为了在英国土地上竞争,我们在阿根廷土地上训练。」英国外交大臣黑格称该广告为「可悲的噱头」,指责该片不尊重战亡者,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回应称,「不尊重联合国的决议才是真正的冒犯之举。」

来源历史说

1965年,联合国通过一份决议,呼吁英阿两国就争议岛屿进行谈判,以找到「和平的解决办法」。但是英国一再表示,只有岛上的居民才能决定岛屿的归属,而不是英国或阿根廷政府。英国的立场很坚定——没有岛上居民的同意,永远不会就主权问题进行谈判。对此,克里斯蒂娜加以抨击,认为英国摆出一副新殖民主义者的姿态。

南都记者联系到另一名阿根廷老兵罗贝托·赫尔切尔。他现在是西班牙一所大学的老师。他明显感觉到今年以来英、阿主权争执的升级,罗贝托告诉南都记者:「两国的气氛好像分别回到了撒切尔夫人和加尔铁里的年代。」

今年年初,英国威廉王子作为英国皇家空军的搜救飞行员开始在马岛执勤。英国还派遣最先进的战舰「无畏号」前往马岛,这些举动都深深刺激了阿根廷人。今年2月,阿根廷向联合国申诉,指责英国在马岛周边进行军事部署。阿根廷采取制裁措施,禁止悬挂福克兰群岛旗帜的船只停靠其港口,其他一些南美国家也加入制裁行列。而且,阿根廷还禁止旅游航班前往马岛,并出台法规制裁那些与马岛有商业往来的公司。

被利用的民族情绪

眼下的这场争执似乎没有什么结果,但在1982年,两国的争执迅速滑向战争动员。

1982年4月,军事强人加尔铁里就任阿根廷总统才四个月,国内出现严重经济与社会问题,民意支持率跌到低谷。在这种情况下,军政府决定出兵马岛以转移矛盾焦点。军政府主导的夺岛行动在阿根廷国内受到广泛欢迎,反抗军政府的示威活动被支持加尔铁里的爱国游行取代。一些阿根廷人甚至捐赠自己的首饰支持战争。

在罗贝托的讲述中,阿根廷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被轻易地调动起来——

「1982年,统治了6年的军事独裁政府已换三名将军,面对着经济危机和工人罢工,独裁政权岌岌可危。当时,工会刚举行了一次大规模抗议示威,三天后当局采取秘密行动,占领了马岛。从1833年开始,所有的阿根廷政府一直都在宣示主权,这件事在国内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人提出异议。让马岛回归阿根廷被视为『民族大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马岛几乎都被视为一片神圣的土地,是祖国『失散多年的亲人』……令人惊讶的是,那么多反对独裁的人们支持军事行动。甚至那些曾被非法关押、被酷刑折磨的人也自愿赴马岛作战。」

「军事独裁者利用了这种民族情绪,将其作为维系统治的最后救命稻草。当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五月广场,挤满了向加尔铁里将军欢呼的民众。」(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一个国家就这样倒向了战争。1982年,罗贝托年仅19岁。

而在大西洋的另一侧,英国士兵菲尔也即将奔赴马岛,与罗贝托一样,那一年菲尔也是19岁,也在海军服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