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他喜欢五月天,陶菀说喜欢蝴蝶

我跟她只是同学

我跟她只是同学
枯叶蝶的标本就放在陶莞桌前,是去年圣诞节的礼物,陶菀说喜欢蝴蝶,总是抓不住,男朋友君就送了这个蝴蝶标本,不得不说他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美艳凄凉的感觉是喜欢张爱玲的陶菀所追求的,看起来陶菀是小资情调,其实她是个没心没肺的货,笑点低,哭点低,容易生气也容易平息。
床上的笔记本里在放着一首叫爱你爱到杀死你的歌,妩媚的蝴蝶已经死去,你的尸体我做主我的尸体谁做主,一口咖啡吞进去不得咽下,人生这在舍不得与舍得之间,完成一个又一个循环,谁也别指望借谁的尸体还谁的魂。
陶莞失恋了,两天躺在宿舍不吃,但是喝,不喝水人是受不了,就是厌恶食物,吃了就想吐,在一起三年了,凭什么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说分手就分手。
宿舍没有人敢过问,对于失恋的人而言,与其说些安慰的话,不如让她一个人清醒。赵雪儿把陶菀的饭盒悄悄放在桌子上,里面有她喜欢的红烧排骨、爆炒田螺,还有一瓶冰奶茶。
几天前陶莞还跟亲爱的君在学校的路灯下接吻,几天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看到自己就躲,陶菀是那种死也要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性格,想起来气不过被子一掀,看了看时间,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狼吞虎咽的吃光了那盒尚有余温的饭菜,对面绣十字绣枕头的赵雪儿眨了眨眼睛,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吃的真棒。
我去杀人去了,别拦着我。陶菀擦了擦嘴对赵雪儿说,是姐妹的就一起去。
赵雪儿早就习惯了她这套,摇摇头笑道,低调,淡定,你杀的不是人,是寂寞。
虽然是所民办大学,但学校的气派一点都不输正牌大学,人气旺的很,在来不及考上名牌大学的父母心里总是安慰自己,只要是所大学,孩子的几年青春有搁的地方,那就行了。
路过的都是君约会吃饭嬉闹的地方,陶菀心里像被石头压着似的赌,到了教学楼,直接到国际金融学院把君堵在门口。
你这几天搞什么鬼?陶菀说话的时候有点底气不足,这几天饿的身体软得跟面条似的,声音小的像蚊子。
我看你是个神经病。君不耐烦的把手里的书本朝外面挥舞了一下,明明是她自己说要分手的,现在顺了她的意,又来找茬,世界上最出色的脑科医生恐怕也不知道女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陶菀身后一阵古怪的味道,似乎是稻草煮猪肝的怪腥,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同学,请你让一让,我要进去拿个东西。
堵在教室门口的陶菀这才不好意思的放下胳膊,回头一看,那男生是君一个宿舍的,陶菀印象中他的饭碗、床沿和电脑、甚至热水壶上都贴着自己的名字—-李运德,这男生个子不高,平时话也不多。听君提起过他是很偏僻的一个农村,新入校的时候胸口戴着一朵大红花来报名的,敢情以为自己考上了清华北大,可惜一到这个学校便一落千丈,性格有点内向,他们宿舍聚会的时候一起吃过饭。
你就在这里说明白,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现在这样对我。陶菀的眼泪扑扑的掉下来。
李运德拿了落在课桌上的《数学物理方程》,迎着陶菀走过来,拍了拍君的肩膀,走吧,今天我生日,我请你们吃饭。
啊!陶菀吓了一跳,鼻涕差点喷出来,我跟我君的事情犯得着要这家伙来掺和吗。
无奈只能一块去吃饭,因为有个电灯泡在,陶菀也不好发太大脾气,一边吃饭一边漫无边际的乱聊。
你女朋友这么漂亮,你还惹她生气,换了是我,我肯定天天把她当神一样供着。
虽然夸张,陶菀心里还是有点安慰,再看看君,他毫无表情的吃着菜、点着头,冷不防说了一句,喜欢你拿去。
陶菀拿起筷子就往君的头上敲,被他把手捉住,顺势搂在怀里,他妈的不是你说要分手吗,我顺了你的意,你又跑来发疯。
你跟樊娜都亲上了,我亲眼所见。陶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不停的挣扎,结果还是愿意躺在他怀里。

图片 1

那个枯叶蝶的标本就放在陶菀桌前,这是去年圣诞节的礼物,陶菀说喜欢蝴蝶,总是抓不住,男朋友君就送了这个蝴蝶标本,不得不说他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美艳凄凉的感觉是喜欢张爱玲的陶菀所追求的,看起来陶菀是小资情调,其实她是个没心没肺的货,笑点低,哭点低,容易生气也容易平息。

图片 2

床上的笔记本里放着一首叫爱你爱到杀死你的歌:妩媚的蝴蝶已经死去,你的尸体我做主,我的尸体谁做主,一口咖啡吞进去不得咽下,人生就在舍不得与舍得之间,完成一个又一个循环,谁也别指望借谁的尸体还谁的魂。

   
记得大学时候,第一次认识他是大二上学期刚开学,因为跟宿舍一个女生一起卖新生用品,最后没卖完的需要退回去,他和另外一个瘦猴是室友,于是帮着她们抬着去退货。

陶菀失恋了,躺在宿舍两天不吃,但是喝,不喝水人受不了,就是厌恶食物,吃了就想吐,在一起三年了,凭什么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说分手就分手。

   
那时候他还是有女朋友的,他本身就是很优秀的人,一直想跟着他的步法,努力前行。他喜欢英语,会看美剧。那时候喜欢偶像剧的她开始了美剧模式,会旁敲侧击问他在看什么,自己也会看然后假装很巧都看的一样的。知道他喜欢五月天,于是下载了所有五月天的歌,开始听起了五月天的每一首歌,这样就有共同话题了。

宿舍没有人敢过问,对于失恋的人而言,与其说些安慰的话,不如让她一个人清醒。赵雪儿把陶菀的饭盒悄悄放在桌子上,里面有她喜欢的红烧排骨、爆炒田螺,还有一瓶冰奶茶。

   
他考过了四级,她连最基础的英语考试都不过,他考过了六级,她还没有考四级。那会他失恋了,他们在食堂聊天,谈到了她室友猪小胖,说到她有多优秀,可惜他的好朋友在追她,大家都知道,他就想想好了,就喜欢这种优秀的。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于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几天前陶菀还跟亲爱的君在学校的路灯下接吻,几天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看到自己就躲,陶菀是那种死也要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性格,想起来气不过,被子一掀,看了看时间,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狼吞虎咽地吃光了那盒尚有余温的饭菜,对面绣十字绣枕头的赵雪儿眨了眨眼睛,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吃得真棒。

     
那时候她有男朋友了,是他班上的班长,于是他会时不时开她的玩笑。她还是遇到难题,遇到不开心的事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有次被她男朋友看到了,于是面临分手。哭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样,珠姐都劝不住她,隔壁宿舍都来看,她接了他一个电话,就听到了安慰的几句话就瞬间平稳了。

我杀人去了,别拦着我。陶菀擦了擦嘴对赵雪儿说,是姐妹的就一起去。

     
后来他有了女朋友,来来去去还是走不出她的世界,是她的室友,陌陌-一个很用功,看上去就聪慧的小姑娘。他开始不理她了,见面也开始躲避,她发现了,于是问了另外一个朋友,他帮着问完后,才开始了联系,重归于好,但总会有隔阂。后来的后来他考上了专转本的南审,他们一年的时间偶尔才会见面,陌陌去了外地城市的学校。再后来他们分手了,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存在,她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纯洁的友谊。

赵雪儿早就习惯了她这套,摇摇头笑道,低调,淡定,你杀的不是人,是寂寞。

   
她有了新的生活,新的男朋友,他开始各种考试,她会时不时去学校看他,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学习。他知道她有男朋友了,也选择了去上海。一年也见不到一次面了,再聊天时,他已经月薪过万了,才毕业一年时间。她却停滞不前,再见面聊的话题,她跟不上了,再也跟不上他的步法了。。开始害怕见到他,害怕聊天,害怕会看不起她的不上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