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儿大东瀛皇军打着扶助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摆脱法兰西殖民统治的金字招牌凌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日军和高卢鸡殖民政党不但不救济灾民

面对饥荒,日军和法国殖民政府不但不救灾,反而加紧搜刮、储存粮食,他们宁可把粮食存到发霉腐烂也不发放给灾民。当时有越南历史学家估计,死于那场大饥荒的人数应该在100万到200万之间。越南北部的一些学者更倾向于200万这个数字。

日前,日本长崎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澳大利亚人杰弗里·冈恩,在日本学术网刊“焦点日本”上撰文介绍了1944至1945年越南的一场大饥荒。面对饥荒,日军和法国殖民政府不但不救灾,反而加紧搜刮、储存粮食,他们宁可把粮食存到发霉腐烂也不发放给灾民。

每年有超过100万吨的大米从越南被日本运走。而且这一数字以后每年都在增加。日军规定,城市居民每人每月的大米供应量从15千克骤减至7千克;越南人在一省范围内一次不得运输超过50千克的大米;收购大米的行动由各省银行和大米协会垄断……

当时的越南北部,衣衫褴褛的农民挈妇将雏、离别家园四处流浪的情景随处可见。面对饥荒,日军和法国殖民政府不但不救灾,反而加紧搜刮、储存粮食,他们宁可把粮食存到发霉腐烂也不发放给灾民。

日前,日本长崎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澳大利亚人杰弗里冈恩,在日本学术网刊焦点日本上撰文介绍了1944至1945年越南的一场大饥荒。饥荒的起因,在于日军当局推行统制经济政策,把越南变成了维持战争机器运转的燃料来源,假法国殖民者之手,将越南的大米、橡胶、煤炭等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从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运往越南北部,并强行征收越南人手中的大米,造成越南市面上大米短缺、粮价飞涨。再加上天灾、战争,越南史上罕见的大饥荒发生了,据说有200万人死于这场饥荒。

图片 1
1941年,日军进入西贡开始对越南的统治。

日前,日本长崎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澳大利亚人杰弗里·冈恩,在日本学术网刊“焦点日本”上撰文介绍了1944至1945年越南的一场大饥荒。饥荒的起因,在于日军当局推行“统制经济”政策,把越南变成了维持战争机器运转的“燃料”来源,假法国殖民者之手,将越南的大米、橡胶、煤炭等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从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运往越南北部,并强行征收越南人手中的大米,造成越南市面上大米短缺、粮价飞涨。再加上天灾、战争,越南史上罕见的大饥荒发生了,据说有200万人死于这场饥荒。

1.越南人民被日本强行绑上战车

为屯物资疯狂搜刮存粮 不赈洪灾酿成超级饥荒

1.越南人民被日本强行绑上战车

要谈二战时期越南的大饥荒,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法国人的侵略。1884年,法军即占领越南全部领土,越南沦为法国的殖民地。

日本占领下,越南饿死200万人

要谈二战时期越南的大饥荒,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法国人的侵略。1884年,法军即占领越南全部领土,越南沦为法国的殖民地。

50多年后的1940年6月,面对纳粹德军的铁蹄,轮到法国品尝沦为阶下囚的苦涩了。不过,德国人还算给法国面子,没有瓜分法国的殖民地,因此在距法国万里之遥的越南,法国海军中将让德古仍然继续当他的印度支那(指中南半岛上的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总督,即使3个月后日军侵入越南,他也只是以印度支那总督的名义向日军投降,总督的位子却保住了,法军作为殖民军,也仍然留在越南。

在最近的中越南海争端中,日本积极跳出来,不但首相安倍出言为越南帮腔,而且还提出协助改编海警、出口巡逻船等一揽子服务。但这些友好的日本人给越南带来的历史创伤是永远无法抚平的。正如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所说:越南不会忘记二战前后,越南与日本那段不愉快的历史。当初大日本皇军打着帮助越南摆脱法国殖民统治的旗号入侵越南,残酷的殖民统治导致200万越南人死于大饥荒。

50多年后的1940年6月,面对纳粹德军的铁蹄,轮到法国品尝沦为阶下囚的苦涩了。不过,德国人还算给法国面子,没有瓜分法国的殖民地,因此在距法国万里之遥的越南,法国海军中将让·德古仍然继续当他的“印度支那”(指中南半岛上的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总督,即使3个月后日军侵入越南,他也只是以“印度支那”总督的名义向日军投降,总督的位子却保住了,法军作为殖民军,也仍然留在越南。

日军为何允许法国的势力继续留在越南呢?这主要是因为日军将战线拉得太长,以至于当时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取代法国的统治,控制整个中南半岛的局势;另外,日本还得照顾一下盟友德国的面子,毕竟当时的法国维希政府由德国罩着。再加上越南的法国殖民政府面对强有力的日军,不得不有所退让,日军就更乐得维持越南的现状了。

突袭越南切断中国生命线

日军为何允许法国的势力继续留在越南呢?这主要是因为日军将战线拉得太长,以至于当时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取代法国的统治,控制整个中南半岛的局势;另外,日本还得照顾一下盟友德国的面子,毕竟当时的法国维希政府由德国“罩着”。再加上越南的法国殖民政府面对强有力的日军,不得不有所退让,日军就更乐得维持越南的现状了。

当然,为了控制并逐步削弱法国在越南的势力,在侵占越南之初,日军还装模作样地与法国殖民政府签订了《共同防御协定》,名为共同防御,实则是借法国人的力量统治越南。法国殖民政府虽然看穿了日军的企图,却也无可奈何。在法国本土的维希政府对日军在越南的行动也只能忍气吞声。就这样,越南一时间呈现出日军与法军双头统治的局面。

日本对越南的觊觎始于1940年。当时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为切断中国获取外援的通道,日军于1940年初攻占广西南部的龙州,目的是切断越南河内通往云南的铁路线。当时美英提供的援助,不少都是通过海运来到越南南部的西贡,再装上铁路经河内运入云南。日军很快发现,仅从龙州出动空军轰炸,无法切断这条铁路。

当然,为了控制并逐步削弱法国在越南的势力,在侵占越南之初,日军还装模作样地与法国殖民政府签订了《共同防御协定》,名为“共同防御”,实则是借法国人的力量统治越南。法国殖民政府虽然看穿了日军的企图,却也无可奈何。在法国本土的维希政府对日军在越南的行动也只能忍气吞声。就这样,越南一时间呈现出日军与法军双头统治的局面。

被法国殖民统治了数十年的越南人民,现在又被日本强行绑上战车。越南原本尚能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濒于崩溃。这也为大饥荒埋下了伏笔。

此时越南属于纳粹德国的傀儡政权维希法国管理。日本要求维希法国关闭滇越铁路,并且允许日军进驻越南北部。在日本的军事压力下,维希法国答应允许最多2.5万名轴心国士兵进驻越南。但就在双方已达成协议,只差签字之际,按捺不住的日本军方却开始擅自行动。1940年9月22日,第5师团的3万名日军在中村明人中将指挥下突然越过中越边界,兵分三路向越北军事重镇谅山杀来。此时法国殖民当局手上能用的兵力只有5000人。日军势如破竹,于9月25日攻占谅山,打开了通往河内的大门。同时,日本军舰也抵达东京湾,并且在9月26日展开两栖登陆,4500名日军一举拿下海防。

被法国殖民统治了数十年的越南人民,现在又被日本强行绑上战车。越南原本尚能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濒于崩溃。这也为大饥荒埋下了伏笔。

2.日军与法国殖民者都在囤粮

1941年6月,纳粹德国向苏联发动突袭。为讨好日本,使日本能够在东线也对苏联发动攻击,纳粹德国逼迫维希法国与日本重新签订合约,将整个印度支那(包括越南、柬埔寨和老挝)划为法国和日本的共同防卫区,这也意味着日本可以将军队在这片区域进行随心所欲的驻扎与调动。同时,越南出产的稻谷、橡胶与矿产,也成为日本人嘴里的肥肉。

2.日军与法国殖民者都在囤粮

日军侵入越南后,实行统制经济,把越南变成了维持战争机器运转的燃料来源。大米、橡胶、煤炭等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从越南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运往越南北部。当时的越南南方名义上由法国殖民政府控制,日军取得这些战略物资,便是假法国殖民者之手。

日法联合压榨越南百姓

日军侵入越南后,实行“统制经济”,把越南变成了维持战争机器运转的“燃料”来源。大米、橡胶、煤炭等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从越南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运往越南北部。当时的越南南方名义上由法国殖民政府控制,日军取得这些战略物资,便是假法国殖民者之手。

按日军的统制经济政策,城市居民每人每月的大米供应量从15公斤骤减至7公斤;越南人在一省范围内一次不得运输超过50公斤的大米;收购大米的行动由各省银行和大米协会垄断

取得占领权后,日本开始在越南北部实施统治经济政策,也就是将越南变成日本的战争物资来源地。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法国就逼迫越南农民放弃种植粮食,改种黄麻、棉花等工业农作物,导致越南粮食产量逐年减少。日军进入越南后,为支撑战争机器,更变本加厉地要求越南农民改种经济作物。

按日军的“统制经济”政策,城市居民每人每月的大米供应量从15公斤骤减至7公斤;越南人在一省范围内一次不得运输超过50公斤的大米;收购大米的行动由各省银行和大米协会垄断……

这些政策意味着:一,减少了大米的供应总量,从而可以征收更多的大米;二,城市居民没有余粮援助亲友;三,禁止了粮食的流通,也就是说,当一地发生饥荒后,外界没办法进行救援。

与此同时,日军对粮食的需求却越来越炽烈。根据日法1941年签署的协议,每年有超过100万吨的大米从越南被日本运走。而且这一数字以后每年都在增加。日军规定,城市居民每人每月的大米供应量从15千克骤减至7千克;越南人在一省范围内一次不得运输超过50千克的大米;收购大米的行动由各省银行和大米协会垄断

这些政策意味着:一,减少了大米的供应总量,从而可以征收更多的大米;二,城市居民没有余粮援助亲友;三,禁止了粮食的流通,也就是说,当一地发生饥荒后,外界没办法进行救援。

越南农民一般都有贮存大米以备荒年的传统,但日军的义务售粮制度却让这个传统难以为继,农民家中只能保留少量大米,其余全部被征收。

此外,日军还推行义务售粮制度,也就是以极低的价格从农民手中买粮。而法国人也配合日军,不断加大粮食征收的力度。到1943年,农民种出来的粮食有75%被日军或法国人以低价买走。越南农民有贮存大米以备荒年的传统,但日军的义务售粮制度却让这个传统难以为继。越南著名学者阮恪炎认为,日占时期越南人民最不堪忍受的重负中,义务售粮居于首位。有的农民因交不起规定的大米数量,被迫以3倍于义务售卖的价格购买大米,然后再交给日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