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印证德国人是最优秀人种的后裔,希特勒建立了纳粹新宗教

标准的“完美新娘”培训为期6周,学费135马克。烹饪、熨烫、园艺、保育、室内装饰、动物饲养……可以说,只要是日常生活所需的技能都不会被遗漏。“准军属”还得接受保养军靴和军服,擦拭短剑等方面的训练。

即便拥有“高贵血统”,只通晓居家技能依然不够。于是,诸如如何举办鸡尾酒会、如何谈吐得体等有助于彰显“雅利安种族优越性”的技能,亦在女孩们学习之列。

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分子自诩是优等民族的后代,为了达到进一步纯化血统,培养所谓更优秀的雅利安人,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施行了臭名昭着的人种繁殖计划。
优秀人种的证据
希特勒痛恨犹太人,自恃日耳曼人才是世界上最优等的民族。除此之外,其他的有色人种都属于劣等人种,其中强壮的斯拉夫人可以用作日耳曼人的奴役,而犹太人则必须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抹去。这实质上是一种打着民族主义旗号的种族歧视,继一战失败之后,又逢经济大萧条的德国人丧失了对自己的信心,民族主义的出现就像一道阳光照进了阴翳,它令德国人振奋起来,陶醉于自我的赞美之中。可是,这种自我陶醉是不正常的,它以贬低别的种族为前提。种族歧视给非日耳曼人带来空前的灾难,在整个二战中居然有600万犹太人被杀害。
1933年1月,希特勒登上了德国总理的宝座,他扬言要优化德国人种并清除其中的糟粕。这项优化德国人种的计划由党卫队头子希姆莱全权负责,按照希特勒的授意,这项计划起名为生命之源,目标是培育最纯粹的雅利安人。雅利安人就是所谓的非犹太民族的白种人。为了印证德国人是最优秀人种的后裔,希姆莱甚至编造了一个亚特兰蒂斯的神话来支持纯种德国人血统之高贵的谎言。
亚特兰蒂斯是传说中一块沉没的大陆,那里曾经有过高度发达的文明。公元前360年前后,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描述:亚特兰蒂斯是大陆上的首都,主岛由三条宽阔的运河环绕在柏拉图之后,许多科学家和历史考古学家认为那只是一个虚构的文明社会,但仍有不少人对亚特兰蒂斯的存在深信不疑。希姆莱受一本名为《冰盖理论》的书的影响,认为有一个超级优秀人种从太空来到地球的亚特兰蒂斯大陆上落户,并创造了发达文明。在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于大海中之时,有一部分超级人种的后裔乘船逃离,而德国人就是这些后裔的传人,因而这支种族的后裔是最优秀的。
有了历史神话传说作为铺垫之后,希姆莱为纯化人种计划找到了历史上的支持证据,进而,他给这项计划披上了科学的外衣。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享誉世界之后,一个名叫弗兰西斯高尔顿的人受自然选择理论的启发,提出一种遗传决定成就的理论,在他的书《遗传基因:关于其法则和结果的探究》中指出,我以最绝对的态度反对人人生来平等的借口。这个说法与纳粹的种族主义有相通之处。这种理论认为,人种是有优劣之分的,只有通过有计划的交配才能解决问题。
生命之源
1933年5月,希特勒掌控的德国政府开始了生命之源计划。政府向人民号召:提高种族储备,纯种的雅利安女人不仅可以不工作而且无论结婚与否都鼓励生育,而如有雅利安女人堕胎则属于违法行为。对生育众多的雅利安母亲发放津贴和勋章,而那些没有生育孩子的夫妇则遭到了贬低。1934年1月,为了保证后代的优异,纳粹开始给数以十万计的人实施了绝育手术,包括妓女、精神病人、罪犯、穷人以及含有其他血统的德国人。1935年9月,希特勒在纳粹党代会上通过了两个决议,其中明确规定:只有日耳曼民族和同日耳曼血缘的人才是德国公民,而犹太人和吉卜赛人都属于贱民,严禁他们与日耳曼人通婚。
1936年,希姆莱创办了第一所臭名昭着的生命之源产院,又称生育农场。非婚生育的雅利安妇女可以在这里悄悄生下她们的孩子,前提是必须是金发碧眼的符合纳粹理想条件的妇女。此后,党卫军在德国各地相继建起9所类似产院。在希特勒的纳粹政府的号召下,许多金发碧眼的德国女子响应纳粹号召,在德国士兵开往前线之前与他们发生性关系,以生育新的纯种的雅利安人,并把这种行为看做是爱国心的表现。www.gs5000.cn
二战爆发后,纳粹把生育农场设立到了许多被占领的欧洲国家。纳粹要求在这里生育孩子的妇女必须是金发碧眼,与德国国内妇女的爱国心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妇女大多穷困,她们为绝望所迫只希望能挣口饭吃,甚至有许多是妓女。在这里出生的婴儿能领到一本假护照,然后送到德国的一个家庭收养,如果生下来的孩子有疾病或是有缺陷,那里的护士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活活饿死或是毒死。
可笑的是,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十分关心生育农场,经常去那里巡视,他甚至在这里放下杀人魔王的架子,发明出一种专给孩子们食用的高蛋白食谱,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充满爱心的天使。为了实现光大德意志民族的伟大理想,希特勒曾指示希姆莱,如果攻克英国就在英国各地设立生育农场,使德意志民族的后代更加优秀。因为在他眼中,只有属于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才能与优秀的日耳曼人相提并论,这两个种族将会培育出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可惜的是,英国始终未能攻破,希特勒的美梦也最终未能实现。
在欧洲各地的生育农场,希姆莱的党卫军专门四处挑选纯种的雅利安男女,以确保他们将来生出的婴儿是纯种中的纯种人,达到净化种族的目的。这种方式就与畜牧场的配种师所做的类似。由此可以看出,种族优化计划竟然能达到如此疯狂的境地。后来,他们嫌十月怀胎速度太慢,干脆直接对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特征的儿童进行绑架,这些儿童必须是金发碧眼,符合纳粹的要求。绑架之后,纳粹将他们送到德国人的家庭抚养,期望他们将来成为优秀的纳粹新生代。那时许多德国家庭因战争而失去了孩子,所以也愿意收养这些孩子。据不完全统计,在二战期间,纳粹在被占领的欧洲各国至少绑架了25万儿童,而在战后,只有十分之一的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园,这些孩子中的许多往往成为孤儿。那些在德国人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已经认为自己是个德国人了。
可怜的孩子们
1945年春天,德国希特勒的纳粹政府摇摇欲坠,为了掩盖罪行,党卫军开始关闭生育农场。他们销毁了所有关于生命之源的档案记录,这些档案上记录着孩子的父母名字、照片以及孩子们的出生日期等资料,这样孩子们的真实身份就成为一个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了。至大战结束时,德国国内的生育农场培养出约一万名婴儿,其他被占领国家,如挪威、卢森堡、法国等地的生育农场都培育出相当数量的雅利安婴儿。
二战结束后,上千万个雅利安婴儿经历了痛苦的成长,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在学校受到老师、同学的歧视,而那些曾经在生育农场生育过孩子的母亲则受到当地社会的报复,在挪威,约有1.4万名与德国士兵发生过性关系的妇女被送进了拘留营。许多孩子在长大之后费尽艰辛来到德国寻找出生线索,可是,那些知道底细的人在战后千方百计掩盖自己曾经当过纳粹分子的事实,当然也不会对这些雅利安婴儿提供消息。这些孩子永远也无法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而那些想要找到孩子的母亲也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孩子。在巨大的阴影之下,他们痛苦地成长和老去,这是无辜的一群。真正的罪人是那些制造人种繁殖计划的纳粹分子,正是他们的疯狂,才炮制了无数个人间悲剧。历史提醒人们,种族歧视带来的罪恶是如此的不可原谅。

“真正的女人”应做的事,主要就是“为帝国养育后代”。于是,辟出场地,尽可能多地“生产”能充分胜任家庭生活的“完美新娘”,被提上了纳粹党的议事日程。

如此残忍的行径并非孤例。《希特勒的复仇女神》披露,二战期间,至少数千名德国女性直接卷入了种族灭绝,绰号“美丽野兽”的伊尔玛·格蕾斯最为臭名昭著。据很多集中营幸存者描述,她在担任奥斯维辛及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看守时,“参与了任何一件让人震惊的罪行”。由于罪大恶极,纳粹政权灭亡当年,格蕾斯便被送上了绞刑架。

纳粹建立的第一所“新娘学校”便设在别墅中。德国媒体当时报道,这栋特殊的建筑,是用来“将办公室女郎塑造成合格的家庭主妇”的。新近在德国科布伦茨的联邦档案馆发现的相关资料提到:“在婚前两个月的时间里,女孩子们被分成大约20人一组,她们要学完全部课程,从而在身体和精神上准备好成为一名‘完美新娘’……”

这才是历史的真面目。正如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出,纳粹的杀人机器无疑是由男性占支配地位的。但谁也无法否认,被灌输了狂热的意识形态后,德国女性不再如人们通常思维中那样善良仁慈,她们在这场集体犯罪中表现出的积极性,远比此前想象得更高。

有了“元首”的肯定,肖尔茨-克林克的干劲更足了。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有位名叫温迪·洛尔的历史学教授,专门研究纳粹种族灭绝史。在今年夏天刚上市的新书《希特勒的复仇女神》中,他记录了这样一件事:二战期间,
23岁党卫军士兵之妻厄娜·佩特里,外出购物时发现了6个近乎赤身裸体的犹太儿童,倒在路边奄奄一息。厄娜很清楚,这6个小家伙是从开往死亡集中营的列车上逃出来的。于是,她“心平气和”地将这些孩子带回家,给他们吃了顿饭,然后带到树林里,逐一开枪射杀。

第三帝国的“新娘学校”,曾被认为只是荒诞不经的传说。不过,随着一本“指导手册”日前在故纸堆中现身,这段看似荒唐可笑却又令人不安的往事,终于卸下了面纱。

田野上,一群正值妙龄的女性挎着盛满鲜花的篮子,脸上的笑容如花儿般绽放……看到这样一幅黑白照片,绝大多数人会被它传达出的闲适意境感染。有谁能想到,这些女子都是一所“新娘学校”的学员,其中许多人只是十多岁的孩子,却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接受诸如洗衣、做饭、带孩子等各种严苛培训,最终成为纳粹德国的“完美新娘”。

田野上,一群正值妙龄的女性挎着盛满鲜花的篮子,脸上的笑容如花儿般绽放……看到这样一幅黑白照片,绝大多数人会被它传达出的闲适意境感染。有谁能想到,这些女子都是一所“新娘学校”的学员,其中许多人只是十多岁的孩子,却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接受诸如洗衣、做饭、带孩子等各种严苛培训,最终成为纳粹德国的“完美新娘”。

党卫军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与肖尔茨-克林克过从甚密。笃信“种族优越论”的前者,恰好是在1935年策动推出了“纯化雅利安种族计划”——让更多“纯种雅利安孩子”降生,从而使德国“成为一个强大的、血统纯正的国家”。自然,在包括希特勒和希姆莱等在内的纳粹高层看来,德国女性最基本的职责,就是为帝国养育“纯种的雅利安儿童”。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德国,大批年轻女性走进当局特设的“新娘学校”,在那里被训练成给纳粹政权的野心“添砖加瓦”的信徒乃至帮凶。

尽管以禁欲主义者自居,希特勒本人也对手下的这一动作表示认同。在纳粹党1936年于纽伦堡召开的会议上,他特意提到了此事:“女性只是一个小世界,可如果没有这个小世界,我们的大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又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让女性为第三帝国出力

至于肖尔茨-克林克,她在战后用化名东躲西藏,最终被揪了出来,过了几年牢狱生活,于1953年获释并移居德国西部的一个村庄。这个女人至死都没有与纳粹主义“切割”,1978年,她还出版了一本《第三帝国的女人》,对法西斯的意识形态及女性在纳粹政权中扮演的角色涂脂抹粉。直到1999年3月,肖尔茨-克林克才以97岁高龄去世。

图片 1

种族观念成为培训核心

作为“纯化雅利安种族计划”的基础支持项目,肖尔茨-克林克对参加“完美新娘”培训的女子身份要求极严,她们的个人档案须接受反复审查,“上溯到祖宗三代”,只要被发现有一丁点儿犹太或吉普赛血统,就会被拒之门外。此外,身体残疾及精神障碍者不被接纳,因为她们被视作“对社会无用的人”,更是对“雅利安基因纯洁性”的威胁。

加拿大圣托马斯大学的历史系主任茱莉亚·托瑞,对纳粹统治时期德国女性的地位有深入研究。她认为,“完美新娘”并非纳粹首创,“他们只是把1917年产生于斯图加特的一个概念拿过来”。彼时,一战已近尾声,德国百姓苦不堪言,儿童营养不良,婴儿死亡率飙升,女人们却不得不整日在工厂里劳作,挣取微薄的薪水养家糊口。为了改善局面,旨在培训女性更高效地打理家务的“母亲学校”在德国应运而生。到了二战前夜,纳粹党将这个创意重新包装,欲通过它控制女性的思想,使其更好地为自身的野心服务。

说这番话时,她的脑海中已经酝酿着一个计划:把青年女性组织起来集中培训,使她们成为“能为帝国更好地做贡献”的人才。

精神和物质双重引诱

尽管以禁欲主义者自居,希特勒本人也对手下的这一动作表示认同。在纳粹党1936年于纽伦堡召开的会议上,他特意提到了此事:“女性只是一个小世界,可如果没有这个小世界,我们的大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又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作为“纯化雅利安种族计划”的基础支持项目,肖尔茨-克林克对参加“完美新娘”培训的女子身份要求极严,她们的个人档案须接受反复审查,“上溯到祖宗三代”,只要被发现有一丁点儿犹太或吉普赛血统,就会被拒之门外。此外,身体残疾及精神障碍者不被接纳,因为她们被视作“对社会无用的人”,更是对“雅利安基因纯洁性”的威胁。

种族观念成为培训核心

1936年,希姆莱与肖尔茨-克林克联合发布公告:凡是同党卫军成员谈恋爱或已经订婚的女子,以及其他未婚的女性纳粹党公职人员,均须参加“完美新娘”培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