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尼发生的一场大屠杀导致了数百万共产党人和左派群众死亡,有没有可能屠杀一百万人

永利皇宫 1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30多年前,在印尼发生的一场大屠杀导致了数百万共产党人和左派群众死亡。仅次于中共和苏共的世界第三大政党自此覆灭,最近,解密的美国文件使人们朝真相似乎又靠近了一步。最近印度尼西亚举行的大选,可以说是30多年来印尼第一次没有在军方和前总统苏哈托直接导演下的选举。但是,选举依然可以看到1965年那场残忍屠杀甩过来的阴影,正是它第一次将苏哈托带到了印尼权力的巅峰,而使苏加诺—
这次在印尼大选中领先的民主斗争党领导人梅加瓦蒂的父亲—从那上面走了下来。

我们如何遗忘了印度尼西亚的大屠杀?那里的屠杀能告诉我们关于越南发生了什么?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23日报道,印尼在1965年发生军事政变,印尼军方后来将矛头指向中国,称是中国在幕后操纵这场政变。不过,美国最近公布的解密文件却证实,中国“操纵政变”一说根本是印尼军方捏造的。

军队是大屠杀“总导演”

“凭着这一出戏,我可以发掘国王内心的隐秘”

报道称,1965年9月30日,翁东中校指挥其部队和印尼共产党绑架及杀害六名陆军将领,企图夺权。以苏哈托为首的军人集团反击,迅速挫败政变,更推翻政治立场倾向共产主义阵营的时任总统苏加诺,并展开大逮捕及屠杀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的行动,自此掀开苏哈托长达30多年的铁腕统治。

1965年9月,左翼民族主义者苏加诺领导下的印尼正处于一场危机之中。苏加诺政权在一定程度上是建立在当时的印尼共产党PKI支持的基础上的。苏加诺利用PKI控制军队,但他与手下将军及西方的关系却每况愈下。当时印尼同英国、澳大利亚在马来西亚问题上发生对抗,同美国的关系也趋于恶化。当时,苏加诺的副手、外交部长苏班德里奥就曾谴责西方阴谋策划军官政变,暗杀总统,并警告说美国支持的将军们准备在10月发动政变。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三场

永利皇宫 2

最终,9月30日事变发生了。据估计,伴随着军队接管政权的大屠杀,共导致500至1000万印尼人死亡,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印尼共产党人及其支持者。成千上万的人被投入监狱或遭到流放。一些遭受迫害的人最近要求印尼即将出现的新政府弄清当年的事实真相,将那一段黑暗的历史大白于天下。近年来,随着一些文件的解密,以及一些专家的研究,已有充分证据表明是印尼军队直接导演了那场大屠杀,在整个过程中,军队招募民间的敢死队同共产党对手较量。这一点同目前印尼军队在东帝汶的所做所为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永利皇宫,1. 罪行必将败露

苏哈托

1990年,美国律师凯西·卡登发表的文章详细叙述了当年大屠杀开始时,美国外交官是如何向苏哈托军人集团提供了详细的印尼共产党人名单的。美国华盛顿学者约翰·凯利从解密的“绝密”和“秘密”文件中找到了大量关于那场大屠杀的资料,最近他将这些材料交给了澳大利亚报纸《SYDNEY
MORNING
HERALD》这些材料主要是1965年10月至1966年2月,当时美国驻印尼大使马歇尔·格林同国务卿迪恩·腊斯克及其助手的往来电报。通过上述研究结果及材料,便可勾勒出美国外交官及情报人员描述下的那场战后最大的屠杀之一
印尼1965年政变的惨景来。

有没有可能屠杀一百万人,然后就忘了?或者把这罪行从良知里抹去?那么,有没有一种潜意识的内心残念,或者是痕迹,仍然存在?

《雅加达邮报》评论员赫里扬托在文章中说,印尼军方当时称,“9·30”运动是中国在背后搞鬼,但美国上周公开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从1964年至1968年的3万多页解密文件。文件显示,中国幕后操纵“9·30”运动一说,全是印尼军方自导自演。

美国外交人员的叙述中最令人震惊的方面是印尼军队在政变中大量招募穆斯林及天主教青年组成敢死队,以及当那场反共清洗运动已造成大量屠杀事件时美国仍极力支持。这些材料还表明了印尼军界与美国使馆之间的密切联系。当时,同美国保持密切接触的主要是两个人:当时苏哈托的亲信纳苏逊将军和亚当·马利克,后者曾长期任苏哈托的外交部长。根据美国律师卡登的研究,当年美国使馆正是通过马利克的助手将印尼共产党人的名单交到印尼军方手中的。政变的一些细节至今印尼军方和西方国家仍讳莫如深。现在对事件的描述大致如下:1965年9月30日晚,一些由苏加诺卫队军官温通上校率领的年轻军官绑架并杀害了6名军队高级将领后宣布,他们成立了一个革命委员会,从现在开始管理整个国家,以拯救正面临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政变所威胁的苏加诺。但是,纳苏逊将军却脱逃了,他随后同当时的陆军战略司令苏哈托一起领导了反击行动。

我和沃纳-赫尔佐格是由约书亚-奥本海默导演的电影《杀戮演绎》的执行制片人,这部电影重新检视了印度尼西亚1965-1966年的大屠杀,在这场屠杀里,估计有50万人到100万人丧生。在我看来,电影《杀戮演绎》是一部好电影,他不同于其他任何纪录片。其实,关于纪录片,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你会重新发现纪录片本身这种创作形式,重新发现制作一部纪录片的真正意义,导演奥本海默就正是这样。他找到了1965年那场屠杀里的一些凶手,然后说服了他们参与出演这部描写当年大屠杀的电影。但这部电影《杀戮演绎》比邀请凶手本身奇怪得多,因为导演奥本海默居然说服这些凶手亲自参与出演这部电影,不是关于大屠杀本身,而是讲述制作关于大屠杀电影的一部电影。在片中会有凶手自己出演当年自己行凶场景的重现,会有凶手跳舞和唱歌的场景,就像是自己看着镜子里的诸多变态行为。

文章说,美国驻香港领事在1966年4月27日发给美国驻雅加达大使馆的电报中证实,中国参与“9·30”运动的说法是假的。电报指出,印尼军报《武装部队报》在当年4月25日发表的一则中国与“9·30”运动有关的报道,其实是逐字翻译一份香港报纸在1965年12月16日刊登的一篇纯属虚构的讽刺文章。

这场政变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是苏加诺本人,还是军队,或印尼共产党?目前仍不明了。但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在“9·30事件”发生后,苏哈托和纳苏逊迅即谴责事件系由印尼共产党所为,紧接着,他们便以此为借口,开始了对共产党人及其支持者的大肆屠杀。印尼共产党人并没有能够进行有效的抵抗,仅仅在5个月的时间内,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遭到了屠杀。随后,美国和澳大利亚出面表示坚决支持苏哈托。当时,格林在与华盛顿通电中也承认,并没有证据表明是共产党人策划了“9·30事件”。但是,美国使馆却一直与印尼军队高级将领以及支持军方的穆斯林人士在一起讨论清洗印尼共产党战略。格林在10月15日发给华盛顿的电文中这样写道:“军队和穆斯林人士一同讨论了他们希望军队下一步应采取的战略。他们希望军队不仅应对印尼共产党采取步步为营的打击战略,而且要打击整个‘共产党—苏加诺集团’。”

导演这么疯狂的做法是有道理的,通过“情景重现”这样的电影叙事手段,导演本人、凶手、还有观众都会对当年发生的屠杀发自内心的感同身受。如今,对很多人来说,当年的屠杀已经消失在黄昏的过去里了。导演奥本海默对此却很乐观:他认为过去一直都藏在人们心里,而且能够被重新带回现实生活。

另一则电报则指出,印尼军方掀起反华运动其实是为了要保护苏加诺,并将“9·30”运动的责任推给苏加诺最亲密的盟友,即印尼共产党和中国。

格林在同一天的电文中还报告说:“军队已经处死了740名与政变有关的共产党要人,尽管苏班德里奥反对处死他们。”格林同时表示不会让这场反共运动停止下来。在另一份要求转呈美国情报机构的电文中,格林强调需要进一步进行反共宣传:“在所有媒体,通过不断重复的事实,将目前这场恐怖事件和悲剧同北京及其共产主义思想联系起来;将绑架并杀害高级将领的手法同北越在南越村庄中杀害村长的事件联系起来。”

随着1960年代屠杀在印度尼西亚全境内的蔓延,从1949年独立后就一直执政的左翼领导人苏加诺被边缘化了,随后在1967年,军队将令苏哈托取代了苏加诺,获得了政权。随后,苏哈托当局立刻想法设法掩饰历史真相,当初的凶手们既没有被绳之以法,也没有被告知他们在屠杀中做错了人和事情。

永利皇宫 3

两天后,美国助理国务卿邦迪在同澳大利亚外交代表团会见时一起讨论了印尼局势和军队应采取的战略。随后,在北苏门答腊省发生了大规模反共流血事件。当地一个同军队有联系的穆斯林青年组织四处搜寻并屠杀共产党青年组织的领导人,他们还开始在棉兰和其它北苏门答腊城市袭击华人中的共产党人,大批华人遭到殴打,房屋、商店被烧。10月20日,格林在一封电文中描述了反共运动的成功:“共产党形象遭到了沉重打击,它的通讯及指挥机构也遭到了严重损坏,它的组织能力也因其成员的逮捕、拷打和处死而受到损毁……
在雅加达,据报道有数万共产党干部被逮捕……数百人被处死。”尽管美国使馆一直宣传是印尼共产党策划了“9·30事件”,但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备忘录承认:“是有印尼共产党因素介入其中,但并不清楚共产党领导层的作用。”一位中情局人士则报告说:“印尼共产党中央只是在10月1日听到温通上校的广播通告后才决定对他进行军事支持的……共产党领导人相信军队正准备对他们采取行动……”

相反,当初的凶手们都变成了新政府新秩序下的英雄。奥本海默电影《杀戮演绎》里的一个角色是Adi
Zulkadry,他在当时是一位恶贯满盈的杀人凶手。他自己这样解释:“我们当年被允许杀人,证据很明显啊: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被惩罚过啊。当年那些被屠杀的人,他们无能为力,只能束手就擒。我这么说可能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些,但就是这样啊:我从来不感到愧疚,从来不感到沮丧,也从来没有做过噩梦。”

永利皇宫 4

至于究竟是谁下令绑架并杀害了6名高级将领的,中央情报局承认:“准确地说出是谁给了他们指示……这个并不知道。”然而,由军队进行的反共运动此时却刹不住车了。10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电文给驻印尼使馆,表示美国支持在印尼成立一个军人领导的政府,而且,这个政府并不一定要由苏加诺领导。此时,对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的大屠杀愈演愈烈。亚齐省的穆斯林狂热分子几乎使当地所有的共产党人都没能逃避攻击,一些亚齐暴徒甚至将共产党人杀死后,将他们的头颅割下,挂在道路两旁的柱子上。11月13日,格林在一封电文中叙述了雅加达警察首脑的情报:“几乎所有印尼共产党领导、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会成员都被军队抓获,更多的是被敢死队抓住的。在爪哇东部和中部地区,几乎每个晚上都有50至100名共产党人被军队支持的反共组织处死。”

电影《杀戮演绎》开头是开场曲,随后是电影的引言部分,相关的介绍内容伴随着一个关于棉兰这个城市的镜头出现。开篇的城市背景镜头里有风味糖浆高耸的广告牌和在卡车匝道上玩滑板的少年,开篇字幕如是写道:“1965年,印度尼西亚政府在军事政变中被推翻,任何反对军政府当局的人都会被当成共产主义分子,无论是工会成员、失地农民、知识分子、还有印尼华人。随后一年里,在西方政府的直接帮助下,超过一百万所谓的“共产主义”分子被屠杀。这些刽子手们就这样掌权,指控他们的对手,直到今天。当我们再遇到这些凶手时,他们自豪地告诉我们当年的所作所为。为了搞清楚其中的原因,我们让他们以任何他们愿意的方式重现当年的杀戮场景。本片就描述了这个过程,然后记录了这些结果。”

印尼陆军在苏哈托的领导下,发动了对印尼共产党的大清洗。

当1966年新年到来的时候,也就是反共大屠杀进行了3个月之后,中央情报局在一份报告中说:“几乎所有印尼共产党的政治局委员都遭到了逮捕,其中许多人已被处死,包括3名党的最高领导人。党的群众组织也遭到摧毁……屠杀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的行动仍然在苏门答腊、东爪哇、中爪哇和巴厘岛继续进行。”至于屠杀的规模,格林在2月给华盛顿的报告中说,根据“可靠”情报,美国使馆估计,一共约有400万人在屠杀中丧生。格林在电文中还承认,实际死亡人数可能会更高。一年之后,美国学者估计,一共有500—1000万印度尼西亚左派人士死于那场大屠杀。

片中的主角是Anwar Congo
。在1965年,他是棉兰行刑队的队长;那时候,棉兰这座城市有四百万人口。Congo又高又瘦,面色苍白,带着深色眼睛,身穿灰绿淡黄色相间的宽领西服。他这种花里胡哨的穿着像是故意的,却没有特定目的。他告诉导演奥本海默他喜欢电影,特别是好莱坞1950年代的大片,比如塞西尔-戴米尔的《参孙和达莉拉》和《十诫》。

报道认为,基于中国涉及“9·30”运动的说法,印尼开始肃清共产党人,并掀起反华运动,大批华人遭到迫害。

永利皇宫 5

从一开始,电影就是他们的一部分。随后Congo说,“那时候,如果我们看了一部快乐的电影,比如猫王的电影,我们会面带笑容地走出电影院,和着音乐手舞足蹈,沉浸在电影情节中不能自拔。如果有女孩子路过,我们就会对她们吹口哨。我们那时候很激动,不在乎别人怎么想。这里一个准军事的办公室,我就在这里杀人。这里也用来审讯那些抓来的人……我不是虐待狂。我会给被审讯的人烟抽…….像是我们在愉快地杀人。”没有刀,没有枪,Congo基本的工具就是椅子、钢琴弦和一个棍子。把琴弦缠在被害人脖子上,拽紧一拧,这就成了一个即兴的断头台。通常被害人会被带到政党办公室上面二楼的门廊(这个地方现在是一个卖手提包和其他物件的小店)。Congo告诉导演,被害人会不断求饶,他们在杀死被害人后会把尸体装进麻袋,扔到河里。讲述这一切的时候,Congo面无表情,就像是描述家庭聚餐一样。

报道称,印尼政府至今不愿对解密文件的内容置评。印尼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这些解密文件的内容有待查证。

原印尼共产党的历史照片,异常珍贵

“因为很多人死在这里,这儿有很多鬼魂……他们正常出生却死于非命。他们来到这个地方,被殴打至死……拖来拖去……随后被扔到河里,开始的时候我们会打死他们。但这样血太多了,我们清理的时候很难闻。为了避免大出血,我们有了新的办法,我带你去看看……”

**1**

永利皇宫 6

2. 被转移视线的世界舆论

美国不仅知情还暗中提供援助?

在印尼群众集会的艾地,意气风发。他在1965年苏哈托发动政变后不久,被枪杀于爪哇,其遗体被扔进被称为“鳄鱼洞”的井中,以示报复。

电影成片后,首映是在科罗拉多的特柳赖德电影节。在放映之后,一位影评人对我说,他在看完全片后,对印度尼西亚种族屠杀的了解反而更少了:因为这部电影里没有足够的关于大屠杀的背景知识和历史介绍。这位影评人说得很对,我很难反驳;但我觉得这位影评人误解了导演奥本海默的初衷。奥本海默不是在向观众讲述当年印尼大屠杀的历史背景知识,而是在检视记忆和历史的本性。


永利皇宫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