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长期以来就是德意志社会的特征,战争以哈布斯堡王朝战败并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而告结束

长期以来,哈布斯堡家族一直在寻求增强他们对神圣罗马帝国的广大领土和资源的实际控制权。他们最愿意看到的是将帝国变成一个统一的君主制国家,三十年战争是他们为实现统一德意志的目标所做的真真切切的最后尝试,但他们失败了。

图片 1

图片 2
布拉格扔出窗外事件:1618年5月23日,波希米亚首都布拉格的新教徒发动起义,冲进布拉格城堡,以侵害宗教自由的罪行将两名哈布斯堡王朝大臣及一位书记官从窗口扔出。由此直接引发了三十年战争。

外交会议订立和约的先例、现代主权国家开始形成的标志———威斯特伐利亚和约》

本文摘自《世界大历史:1571—1689》,新世界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概况

三十年战争令农奴制在德意志复活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是指公元1648年5月至10月间在威斯特伐利亚地区内的奥斯纳布吕克市和明斯特签订的一系列条约,标志着欧洲一系列宗教战争主要是三十年战争的的结束,又称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

三十年战争似乎加深了德意志社会的分化和不平等,而这长期以来就是德意志社会的特征。战争结束时,许多农民没有资本重新养殖牲畜和家禽,或重新添置在战争中毁掉的篱笆、谷仓、工具和建筑物。很多人背上了令人绝望的债务,无法重新起家。

三十年战争,起自公元1618年,终于公元1648年,是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而成的一次大规模的欧洲国家混战,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全欧洲大战。

对于他们来说,重新耕种自己的土地让人看不到多少希望。同时,工资又特别高,因为战争的伤亡造成劳动力短缺。许多农民干脆卖掉世代继承的土地,其社会地位由自耕农沦为佃农。在德意志东部的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在霍亨索伦家族的土地上,比如在勃兰登堡,农民的身份沦落甚至更为极端。

三十年战争是欧洲各国争夺利益、树立霸权的矛盾以及宗教纠纷激化的产物。战争以哈布斯堡王朝战败并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而告结束。

为了让贵族同意他们可以不经各社会等级允许而征税,霍亨索伦家族做出让步,即贵族可以将其土地上的农民视为农奴,实际上也就是他们的私人财产。在西欧正在消亡的农奴制由于三十年战争的缘故,在德意志的许多地区又获得了生命力和合法性。

三十年战争基本上是以德意志新教诸侯和丹麦、瑞典、法国(法国是信天主教的,但是为了称霸欧洲和新教国家站在了一起)为一方,并得到荷兰、英国、俄国的支持;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意志天主教诸侯和西班牙为另一方,并得到教宗和波兰的支持。

战争对德意志的政治组织形态没有明显的影响

三十年战争推动了欧洲民族国家的形成,是欧洲近代史的开始。

乍一看,或许很难看出三十年战争对德意志的政治组织形态有什么影响。战争开始时,神圣罗马帝国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帝国哈布斯堡家族皇帝的实际权力仅局限于他们的家族领地,例如奥地利和波希米亚。在帝国境内的其他地方,数百个领主统治着他们各自的公爵领地、伯爵领地、主教辖区和城市,很少把皇帝放在眼里。

这场战争使日耳曼各邦国大约被消灭了25至40个百分比的人口;路德城维滕贝格四分之三人口阵亡,波美拉尼亚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口阵亡,西里西亚四分之一的人口阵亡,日耳曼各邦国男性有将近一半阵亡。

战争结束时,这里的情况并没有多少改变。哈布斯堡家族依然享有帝王的尊贵,而各类领地实际上依旧是独立的实体。的确,《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赋予这些领地的统治者实行他们自己的外交政策的权利,这在理论上使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独立。然而实际上,他们早就在奉行自己的外交政策了,不受皇帝约束。因此三十年战争和《和约》对他们的地位没有什么影响。

图片 3

哈布斯堡家族在三十年战争中的起与落

学者普遍认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标志着基于威斯特伐利亚主权概念的现代国际体系的开始。

其实,三十年战争对德意志政治和宪法发展的重要意义主要体现在没有发生的事情上面,而不是体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上面。长期以来,哈布斯堡家族一直在寻求增强他们对神圣罗马帝国的广大领土和资源的实际控制权。他们最愿意看到的是将帝国变成一个统一的君主制国家,就像英国和法国那样。三十年战争是他们为实现统一德意志的目标所做的真真切切的最后尝试,但他们失败了。

和约的谈判过程颇为冗长。由于双方都希望在自己的领地内进行谈判进而控制谈判,谈判主要在两个城市进行。共计109名交战国代表出席谈判,但代表们并不每次都同时出席。

17世纪20年代末,整个德意志的实权似乎已经掌握在哈布斯堡家族手里。德意志境内强大的新教诸侯国,尤其是萨克森和勃兰登堡,已经倾向于谨慎地在一旁观战,而非冲在前面帮助它们被围攻的信奉同一教派的盟友,从而冒军事灾难的风险。

会议共签署三份条约以终止对应的相互交叠的战争:明斯特和约、明斯特条约和奥斯纳布吕克条约。

皇帝斐迪南二世的军队已经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控制了越来越多的土地。由于有诸如蒂利伯爵和阿尔布雷希特·冯·瓦伦斯坦这样的杰出将领在其旗下效劳,继续取得军事胜利似乎没有悬念。斐迪南从软弱无能的新教公爵手中夺取了梅克伦堡公国(the
Duchy of
Mecklenberg),他还将这片广大且重要的土地赠予他的爱将瓦伦斯坦,从他的这些举动中就可以看出他的信心和野心。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结束了哈布斯堡及其天主教派盟友与新教势力(瑞典、丹麦、荷兰和神圣罗马帝国各邦)及其盟友法国(尽管信仰天主教但反对哈布斯堡)之间的三十年战争(公元1618年至公元1648年)。

他于1629年春颁布的《归还教产敕令》更加明显地揭示出他的信心和野心。该敕令宣布将1552年以来改信新教的高级教士拥有的土地全部还给天主教会。如果该敕令得到执行,将极大地削弱许多新教诸侯国,将它们的一些最有价值的土地从其领主手中夺走,这样一来,一旦时机成熟,皇帝将来可以接管这些土地。此外,该敕令将极大地加强皇帝在整个德意志的权力,因为皇帝实际上可以任命许多信仰同一教派的新富和新贵。他任命的肯定是自己的忠实朋友。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还结束了西班牙与荷兰共和国之间的八十年战争(公元1568年至公元1648年),前者正式的承认后者的独立地位。

然而,哈布斯堡家族的权力从1629年的巅峰衰落的速度也非常快,而且是不可逆转的。皇帝的成功依赖信仰天主教的诸侯的支持,但这些诸侯日益担心如果哈布斯堡家族真的成功获得对德意志新教诸侯国的完全控制,他们自己的独立性也将很难维持。于是他们开始从战争中退缩,并且成功地要求斐迪南解除他最大的军事资本瓦伦斯坦的职务。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是以外交会议订立和约的先例。

同时,《归还教产敕令》也使先前中立的新教诸侯国站到了皇帝的对立面,因为这些诸侯国面临非常不容乐观的前景,即它们可能失去至关重要的土地和收入,并且可以预见,在它们的边境之内,将会建立新的充满敌意的天主教宣传和煽动中心。许多诸侯国决定参战,而帝国军队在1631年残酷洗劫新教诸侯国马格德堡又使它们的这一决定更加坚定。

基于各个主权国家共存的概念,新的政治系统在欧洲中部形成。由于权力平衡,国家间的侵略战争得到遏制,反对干预别国内政的准则开始得到认可。

外部势力的介入加速了哈布斯堡王朝的战败

随着欧洲影响力逐渐遍布全球,这些威斯特伐利亚原则,尤其是主权国家的概念,逐渐流行成为国际法和世界秩序的中心原则。

对哈布斯堡家族权力的持续增长表示担忧的不仅仅是德意志人。1630年,能力出众的瑞典国王——信仰新教的古斯塔夫·阿道夫率领他的纪律严明、装备精良的部队进入德意志北部。古斯塔夫进军德意志的部分原因是他同情德意志的路德派教友,但主要原因是他希望在德意志获得土地和权力,并希望阻止一个强大而统一的神圣罗马帝国出现在波罗的海南岸。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约方包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三世、西班牙王国、法兰西王国、瑞典帝国、荷兰共和国、神圣罗马帝国诸侯以及帝国自由城市。

同时,法国的枢机主教黎塞留也决定介入,支持新教一方。长期以来,黎塞留一直认为,打破哈布斯堡家族的权力是法国的首要目标。尽管法国直到1635年才真正宣布参战并派兵进入德意志,但黎塞留早在1631年就已开始慷慨资助瑞典军队了。古斯塔夫·阿道夫率领重整旗鼓的新教部队在1631年秋季的布赖滕费尔德战役中击溃了神圣罗马帝国军队。直到1632年底瑞典国王在吕岑战役中战死,新教部队的攻势才被打破。

和约由《明斯特和约》(签约双方为神圣罗马帝国和法兰西王国以及各自盟友)和《奥斯纳布鲁克条约》(签约双方为神圣罗马帝国和瑞典帝国以及各自盟友)组成。

随后,斐迪南承认战败,通过同意废除《归还教产敕令》收买了不少德意志新教诸侯国。虽然这足以暂时避免哈布斯堡家族一败涂地,但他们再也无法盘算着去统治德意志了,而只能当个有名无实的皇帝。战争结束时,根据《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德意志诸侯的传统权利和自由得到确认,甚至有所扩展。确认了当时的权力分散化状态。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象征三十年战争和八十年战争结束,政治学者一般将该条约的签订视为“民族国家的开始”。

一般史学家会视公元1635年《布拉格和约》和公元1659年的《比利牛斯条约》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系列之一。

图片 4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全文:

1、重申公元1555年的《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和公元1635年的《布拉格和约》继续有效。

2、废除公元1629年3月6日的《归还教产敕令》,教产的归属权以公元1624年持有为准。

3、哈布斯堡皇室承认加尔文宗在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合法宗教地位,同时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享有平等的法律地位。

4、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各诸侯国可自行订定官方宗教,天主教、路德宗和加尔文宗为官方允许宗教。

5、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各诸侯国有主权及外交自主权,惟不得对皇帝及皇室宣战。

6、正式承认荷兰、瑞士、萨伏依、米兰、热那亚、曼图亚、托斯卡纳、卢卡、摩德纳及帕尔玛为独立国家;许多地区实际上已享有多年独立的地位。

7、哈布斯堡皇室的部分“外奥地利领地”割让与法国,瑞典和帝国境内的部分新教诸侯:

8、法国得到洛林地区梅斯、图尔、凡尔登等3个主教区
,和除斯特拉斯堡以外的整个阿尔萨斯地区。

9、瑞典王国获取西波美拉尼亚地区和维斯马城、不来梅-维尔登两个主教区,从而得到了波罗的海和北海南岸的重要港口。

图片 5

10、勃兰登堡-普鲁士获得东波美拉尼亚地区和马格德堡、哈尔伯施塔特、明登主教区。

11、萨克森获得卢萨蒂亚地区。

12、普法尔茨选侯国一分为二:

13、上普法尔茨与巴伐利亚合并。

14、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继续保留选帝侯席位,同时恢复腓特烈五世次子及继承者卡尔一世·路德维希的普法尔茨选侯资格,选帝侯数量增加到八席。

15、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选举不得在现任皇帝在世时进行,以免皇帝干预,影响结果。

16、法国和瑞典在神圣罗马帝国议会有代表权。

17、允许奥斯纳布鲁克主教由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交替担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