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对免疫学的杰出贡献,在古代疫苗有造假的吗

之前我们说到了疫苗是一种有效预防疾病的物品,儿童也是接种疫苗最多的人群。因为儿童抵抗力差,很容易受到病毒等的入侵从来加大自己患病的几率。小编最近在网上看到疫苗造假的事件,这件事已经曝光,很多人也是众说纷纭,纷纷谴责黑心商家,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同时儿童也会未来的花朵,那么,在古代疫苗有造假的吗?古代有假药吗?关于这个我们也一起来看看吧!

说到疫苗小编相信很多人都是知道的,疫苗是人们研制出的一种预防疾病的产品,当然了,疫苗说白了其实就是以毒攻毒,让人的体内产生相应的抗体,从来以后遇到了类似的疾病就不会生病了。那么,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我们都知道儿童是接种疫苗最多的人群,疫苗可以有效的预防疾病。那么,在古代有疫苗吗?古代人是怎么接种疫苗预防疾病的?一起来看看吧!

中华医学对免疫学的杰出贡献

长春长生造假疫苗事件一出,引起民众的恐慌,民众一方面控诉该企业毫无底线、谋财害命,一方面担心市面上所有的疫苗是不是都不可信,另一方面因为国家对于长春长生疫苗造假的处罚过轻而愤愤不平。假药假疫苗事件这些年来小编感觉都快不算新闻了,2016年就已经发生过数亿未冷藏疫苗流入18省的事件。假药假疫苗事件也不止现在才有,古代也数见不鲜。

70后,手臂上都有一块疤,那是接种天花疫苗留下来的。年轻的80后,胳膊上就没有这个疤了,因为1977年全球最后一名天花患者被治愈之后,天花病毒已灭绝。1979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天花作为一种疾病被剿灭。当然,现在小朋友的手臂上也有一块小疤痕,不过那不是接种天花疫苗,而是卡介苗——预防肺结核的疫苗。

1980年5月,第三十三次世界卫生大会庄严宣告:天花已经在全世界被消灭!这是人类利用人工免疫方法与传染病进行斗争在全世界范围内首次取得的一项伟大胜利。

清朝曾经就有个案子,说是曾经有个姓张姓郎中,开了一家医馆兼卖药,一日张某外出,伙计内急,就令学徒看管医馆,适时正好有人求买旋覆代赭汤一剂,学徒便做主卖给他,伙计回来后点检药材,发现学徒误将与代赭石色泽相近的红信石卖给对方,伙计大为惊吓,急让该学徒将买主追回,称是药材不好,可以换一下,学徒前去追赶,刚追至村口,就被猛狗惊吓,不敢上前,伙计只好亲自前去,刚到村口,就听到哭声,才知道为时已晚,买主已经因服此药而死。官府遂因学徒过失杀人将其处死,张某的医馆也因此倒闭。本次案件中,该学徒不过是无心之失,就为该过失付出生命的代价,人命关天不是虚言,可见官府对于卖假药的处罚之重。

天花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烈性传染病,至少在人类社会肆虐了3000年的时间(有文字可考的天花瘟疫出现在公元前2000多年的印度),致死率高达30%。在18世纪末,每年大约有40万欧洲人被天花病毒夺走生命。天花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是汉代,中国人称之为“痘疮”。晋代的葛洪记载了天花在中国的一次爆发:“比岁有病时行,乃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创,皆载白浆,随决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

免疫,顾名思义,免除疫病的意思。它原本是机体的一种保护性生理反应,其作用是识别“自己”和“非己”并排除抗原生“异物”(即病原生物及其产物、衰老的自身细胞、突变产生的异常体细胞等),以维持机体内环境的平衡与稳定。人体先天或自然的免疫能力一般是微弱的。通过接种或注射疫苗,人体的免疫力会迅速提高,这就是所谓的“人工免疫”。

关于疫苗呢,古人其实也使用疫苗,不过古代对于传染病的防治主要是针对天花,清朝顺治皇帝便是死于天花,起子康熙帝对于天花防治便格外重视。即位之后,当他知道有种人痘可预防天花时,马上下诏征集种痘医师,并加考选。江西的朱纯嘏和陈滢祥二人,于是成了皇家种痘师,不但为皇子孙种痘,而且赴蒙古科尔沁、鄂尔多斯等地治痘及为诸藩子女种痘,康熙皇帝为此特赐府宅和授官爵予朱纯嘏。然而到了19世纪60年代,便开始出现假疫苗事件,庸医为获得更大收益使用变质或是无效的牛痘疫苗,甚至以人痘取代牛痘,这种做法遍布全国,然而由于清政府正处于内忧外患期间,不能对此进行有效打击。

而天花疫苗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种疫苗,可以追溯到11世纪,是宋代中国人发明的疫苗,叫做“痘苗”。清代医学家朱纯嘏的《痘疹定论》载:“宋仁宗时丞相王旦,生子俱苦于痘,后生子素,召集诸医,探问方药。时有四川人清风,陈说:峨眉山有神医能种痘,百不失一。不逾月,神医到京。见王素,摩其顶曰:此子可种!即于次日种痘,至七日发热,后十二日,正痘已结痂矣。由是王旦喜极而厚谢焉。”这也是史料记载的最早一次天花疫苗接种。不过朱纯嘏将“宋真宗时”误记成了“宋仁宗时”。

陈正仁教授主编的《免疫预防传染病》一书中说:“‘免疫’一词是从拉丁语immune译来的”。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免疫”一词,最早见于明代医书《免疫类方》,指的是“免除疫疠”,也就是防治传染病的意思。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清代的官编医书《御纂医宗金鉴》也说:“古有种痘一法,起自江右,达于京畿。究其所源,云自真宗时峨眉山有神人出,为丞相王旦之子种痘而愈,遂传于世。”

在中华医学史上,有一种“以毒攻毒”的治病方法。这种方法,就是通过人工接种近似疫苗的东西,增强机体对疾病的抵抗力,从而战胜疾病。“以毒攻毒”是免疫学的基本原理。

最早的天花疫苗接种方法,是利用天花患儿身上的痂或脓汁直接作为痘苗,吹到接种者的鼻孔内,使之感染天花病毒,出一次症状略轻的痘,从而获得对天花的免疫力。这一种痘法也叫做“人痘法”,跟后来的“牛痘法”相区别。作为痘苗的痂或脓汁,叫做“时苗”,跟后来的“熟苗”也不一样。

东晋道教炼丹家、医学家葛洪(约283——343),字稚川,号抱朴子,丹阳句容人。根据《晋书》本传记载,他曾经广泛搜集前代名医药方,分门别类,撰成《金匮药方》100卷,后节略为《肘后要急方》4卷。此书原称《肘后救卒方》,或简称《肘后方》。但自元代刻本起,多以《肘后备急方》为书名,一直沿用至今。葛洪说:他作此书的目的是“以救人危,使免祸……令不枉死。”“肘后”是携带、使用方便的意思。《肘后备急方》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急诊手册。

可以想象,用“时苗”接种的人痘法,一开始的风险是非常大的,跟被自然传染了天花几乎没什么差异,“苗顺者十无一死,苗凶者十只八存”,接种的致死率约20%。后来,医生发现,如果对痘苗加以筛选,选育六七代之后,痘苗的毒力就会大大降低,几乎不再致死。这种选育出来的痘苗,就是“熟苗”。清代医书《种痘心法》称:“其苗传种愈久,则药力之提拔愈清,人工之选炼愈熟,火毒汰尽,精气独存,所以万全而无害也。若时苗能连种七次,精加选炼,即为熟苗。”

《肘后备急方》中记载有“疗猘犬咬人方”。“猘”音制,“猘犬”,即疯狗狂犬。“方”中说:“狂犬咬人以后,要把咬人的狂犬杀掉,取出狗脑,敷于被咬者的伤口上,以后就不会犯狂犬病了。”

“熟苗”的安全性如何?另一本清代医书《种痘新书》提供了一个数据:“种痘者八九千人,其莫救者二三十耳。”致死率降至0.33%。

19世纪法国著名医学家巴斯德用试验证明,狂犬大脑中含有大量狂犬病毒。他运用“以毒攻毒”和“弱能抗强”的思想,利用患狂犬病的家兔脊髓,制成预防狂犬病的疫苗,获得巨大成功。

按有史料可证的说法,这种比较安全的“熟苗”最早出现在明代隆庆年间。此前,明朝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天花瘟疫:“嘉靖甲午年春,痘毒流行,病死者什之八九。”致死率竟然高达80%以上。这场天花的流行,也促成了种痘法的推广:“闻种痘法起于明朝隆庆年间宁国府太平县,由此蔓延天下。”正是在这次接种痘苗的过程中,明代医生发明了“熟苗”接种法。

葛洪“疗猘犬咬人方”,取狂犬脑敷于被咬者伤口的办法与巴斯德注射狂犬疫苗,预防狂犬病,所采取的原理是相同的。然而,葛洪的药方比巴斯德的疫苗要早1500多年。巴斯德被誉为近代免疫学的创立者,葛洪则是世界免疫疗法的先驱者。

当时许多医生家中都保存有“熟苗”:“至今种花者,宁国人居多。近日溧阳人窃而为之者亦不少。当日异传之家,至今尚留苗种,必须三金,方得一枝丹苗。买苗后医家因以获利。时当冬夏种痘者,即以亲生族党姻戚之子传种,留种谓之养苗。”北宋的峨眉山神医既然“能种痘,百不失一”,我估计家中也保存有筛选、改良过的痘苗。

《肘后备急方》还记载有“沙虱”一条。沙虱,就是幼时的羌虫,形似小红蜘蛛,叫羌螨。羌螨做媒介,散播一种急性传染病——羌虫病,流行于东南亚和我国台湾省、东南沿海各省。葛洪描述了沙虱生活形态以及羌虫病的临床症状和预后等,并指出此病见于岭南。隋代太医巢元方等编撰的《诸病源候论》中说:将携带病原的小红蜘蛛研磨成细屑冲服,可以治疗羌虫病。

入清之后,由于顺治皇帝死于天花,康熙对天花的传染非常警惕(康熙本人也得过天花),下令推广种痘法:“国初人多畏出痘。至朕得种痘方,诸子女及尔等子女,皆以种痘得无恙。今边外四十九旗以喀尔喀诸藩,俱命种痘,凡所种皆得善愈。尝记初种时,年老人尚以为怪。朕意为之,遂全此千万人之生者,岂偶然耶?”

直到20世纪20年,西方医学家才逐渐发现羌虫病的病原,它是一种介于细菌和病毒之间的微生物,称为“立克次体”。立克次是美国病理学家。他生于1871年,死于1910年。他最先描述了羌虫病的病原微生物,并为研究该微生物而牺牲。人们为了纪念他,便把羌虫病这类病原微生物,称为“立克次体”。立克次体在自然界中大多寄生于各种啮齿类动物体内,以节肢动物——虱、蚤、蜱、羌螨等为传播媒介,引起人类和动物的疾病,如羌虫病、斑疹伤寒等。形似小红蜘蛛的羌螨常寄居在鼠类耳壳里,很容易携带上立克次体。

大约也是在这个时候(17世纪下半叶,清代康熙年间),中国的种痘法传入俄罗斯,然后经中亚传至土耳其。18世纪初,英国驻土耳其公使的夫人蒙塔菇又将种痘法从君士坦丁堡带回英国,英国很快成为欧洲的人痘接种中心。

《诸病源候论》上提出的治羌虫病的办法,使用的同样是“以毒攻毒”的原理。虽然它的目的是治疗而不是预防,但无疑包含着免疫思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