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儿家屋顶也有烟囱的,目前日屠宰100多万只肉鸡的圣农

都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是谁又知道那只狐狸的内心?当狐狸爱上葡萄,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当它老去,当它不再受到尊敬,它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葡萄的爱恋。看了这个故事,不管你们是亲人、友人、情人,都会收获到来自那只狐狸和它的葡萄的那份感动
这不是一只贪吃的狐狸,这是一只懂爱的狐狸。 前言
丛林里,一只狐狸追着一只鸡。
这是一只非常漂亮的狐狸。皮毛红白相间,摸上去很柔顺。走路无声,鼻梁高高翘起,一副王者姿态,凛然不可侵犯。狐狸最有特点的是后面那根长长的尾巴,似乎就是一根天生的扫把,左右摇摆,尽是妩媚张扬。
那只鸡在灵巧的狐狸面前,显得多么笨拙不堪。它拍打着被泥土沾上的翅膀,惶恐地飞上飞下,躲避着狐狸的扑咬,嘴里还不停咯咯地叫唤,好像是向自己的同类传达求救信号。尖喉突起,嘶声一片,混乱四起,那只鸡是家鸡,被人宠得好吃好喝,怎么受得了狐狸这一番折腾?鸡拼命地向前奔跑着,想跑到主人家的鸡圈里,但狐狸和鸡的距离越来越短,毕竟两腿跑不过四腿,对鸡来说,一场屠杀近在咫尺,对狐狸来说,一顿美餐只需自己轻盈几步,鸡肉唾手可得。
在遇上葡萄之前时,狐狸是残忍的,它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身为狐狸就理应杀鸡、吃鸡,在血腥和死亡之间徘徊,在饥饿和饱足之间生存。这才是强者的生活,不是么?
终于,鸡在离鸡圈栏只差一步时,被狐狸锋利的爪给逮到了。狐狸狰狞着,向鸡露出闪着光的牙齿,眼神里依然有着像狼、豺一样的可怕。鸡无力地伏在地上,被狐爪摁压着,几乎窒息。头上一大片鸡毛没了,是被狐狸给活生生的拔了,这种痛苦不亚于人类无麻醉的手术。
寿命不多了,这辈子就葬送在天敌的口中了。鸡想。
可是,正当狐狸要用它最老练的方法来处置眼前的猎物时,它偶然一回头,却发现了葡萄藤上长出那一串串晶莹透亮的葡萄。葡萄在太阳底下泛着光,就像一块块迷人的水晶。正值初夏,有些葡萄还没长起,只长出了一个萎缩的椭圆球,躲在绿叶里,裹得严严实实,似不敢见人的水灵姑娘。
狐狸看呆了,葡萄是那么美,远远闻到一阵香,便神魂颠倒,被果香陶醉了。
狐狸情不自禁地跑到葡萄架前,拖着奄奄一息的鸡,望着高高挂着的葡萄,一脸憧憬。
葡萄是丛林里的老伯种的。老伯靠种葡萄和鸡度日。现在老伯正在葡萄架前的小屋里大睡着,毫无知觉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而且是丛林里凶猛的角色。
狐狸看着一串葡萄最底下的一颗葡萄,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猛地跳起来,本以为会轻松地尝到一颗葡萄,可是没有,它跳空了,因为葡萄架实在是太高了,它根本够不着。怎么办?狐狸皱皱眉头,它嫌鸡太笨重,索性把鸡踢到一边去,自己用力一蹦还是够不着。连番几个来回,狐狸蹦累了,可它依然没有放弃:把屁股高高撅起,长尾巴在空中晃动着,想用这种方法把葡萄摘下来,可是,结果更糟葡萄依旧纹丝不动。
狐狸有些生气,它把鸡拖到自己的脚下,准备就地处理。嘴里还咕噜咕噜地说着话:这葡萄肯定是酸的!被白费力气吃那酸葡萄!却把美味的鸡肉在这里搁着!
狐狸拖着鸡往回走,决心不再去念想葡萄。可是,它还是忍不住悄悄回了头,看见葡萄时又停住了脚步,痴痴迷迷地说着疯话,嘴角涎了口水。眼球好像挣脱了眼眶,里面全充斥着紫色。狐狸三步并作两步,又丢下鸡,乐颠颠地跑到葡萄架下,抬头望葡萄,一抬头就是两个小时。
被丢下的鸡懵懵懂懂地醒过来,它原以为自己早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可是当它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完好无损,只是丢了几根鸡毛。它四处张望,警惕着狐狸会不会看它醒过来,再扑咬一次。可是没有,它看见了狐狸正莫名其妙地在葡萄架下掂着脚,目光凝在一颗葡萄上。
鬼使神差了。鸡想。
鸡趁着狐狸在望葡萄的功夫,一下子跑到老伯的鸡圈里去了。那只鸡对同伴们讲述着它白天的遭遇,同伴们不相信它会从狐狸的手上死里逃生,而那只狐狸脑袋因为一颗葡萄而变得那么傻。同伴们说鸡根本瞎扯,装什么生死英雄鸡急了,索性壮胆走出鸡圈,身后跟着一帮小心翼翼的鸡,它们认为一只狡诈的狐狸爱上葡萄的机率是百分之零。
走出鸡圈,情况一下就变了,鸡的同伴亲眼目睹了一只狐狸傻愣愣地对一颗葡萄发笑。出鸡预料,前所未有,打破了世界常规的认识。鸡没有吹牛皮,事实就在眼前,看到了这一惊奇的一幕,鸡们变得胆大了,在老伯家前院肆虐起来。它们已经厌倦了那个小小的鸡圈,前面有更广阔的天地,而且还幸运地遇到了一只傻狐狸。
狐狸没反应,它一点都不知道美味近在眼前,而且一向被它示为最没出息的鸡在它面前是那么嚣张、狂妄。只要它一声吼,甚至只要一个凶煞的眼神,足以可以让这些疯狂的家鸡乖乖逃到鸡圈里,又恢复到老实本分的本性。可是它没有,眼睛骤然变得吝啬了,装满的全是似女孩般的温柔。
而且,它还赔掉了自尊,在家鸡们的耻笑中,它无动于衷,眼里都是深情。它的残忍、它的血腥呢?迷茫的本性,怪异的举止,它不像一只狐狸了,恍如一下子变成了食草动物一般温驯。拥有着狐狸的皮,牛羊的心。
一切都来自于那颗葡萄。
黄昏了,架上的葡萄更美了。狐狸感觉,葡萄好像在说着一个又一个故事,简直就像一位婷婷的女子,经不起一丝丝惊扰和碰触。美丽征服了狐狸的残暴,它第一次觉得自己内心是多么的丑陋。
凝望着,不,是对视着,互相的。狐狸心里缠着一丝说不清的情愫。狐狸说:这个世界,仿佛只有我和你。多么有哲理的话,这个世界,我只看到了我们;这个世界,只有我们是知己。狐狸觉得,它与葡萄就像是亲人、朋友、情人,彼此深深地爱着。

图片 1

随着居民饮食结构的变化,社会对食品安全日益重视,人们迫切地想要了解餐桌上“来客”的背后故事。鸡肉是百姓餐桌的“常客”,但肉鸡被屠宰加工的环节却鲜为人知。

灵儿最热眼的,是别人屋顶的烟囱上燃起的炊烟,像刚出锅的馒头冒着腾腾热气,温暖诱人。灵儿觉得那烟,就是热腾腾的可口饭菜,召唤着放学的孩子快回家。她没有,除了爷爷和那只舍不得宰杀的瘸腿子母鸡。

目前日屠宰100多万只肉鸡的圣农,其宰杀能力在国内居于领先水平。为什么圣农能做到日屠宰100多万只?每一只肉鸡是如何被屠宰的?在屠宰过程中如何把控卫生安全?近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进了圣农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宰杀厂。

灵儿家屋顶也有烟囱的,连着厨房的灶台。但她家的烟囱比爷爷的喉咙还难说,爷爷的喉咙狠狠地咳两声就能继续运作,抽旱烟喝浓茶。而她家的烟囱,走烟不顺,灶台一开火,浓烟不是从烟囱飘出,而是倒回灶口,开窗不管用,棍子捅烟囱也不顶用,做顿饭,屋子里聚集的浓烟,能把大活人活活呛死。

流水线上的生命 分割出来的价值

灵儿做饭,是塞一把柴火,跑到院子里吸一口气,估计锅热了,赶紧冲进去倒油,等不及油热透,切碎的葱沫便已扔进锅里,再冲出去吸一口气,又闭着眼睛冲进去···一顿简单泼油葱甜(寡淡)面饭做熟,必是两眼通红,比哭丧还难说。

早上8点,圣农第三宰杀厂里,工人们正忙着将肉鸡卸车。每天有20万只肉鸡从不同的养鸡场运到这里,结束它们的生命。

灵儿想蒸很多很多馒头的,那比寡淡的开水煮面要入味,还不用天天遭受熏烟的摧残,但她还没学会蒸馒头,爷爷也不会,也懒得做,他宁可干完活饿着肚子睡觉。爷爷还常对邻居们说,他不是懒,是真的感觉不到饿,有饭了,能吃三碗,没饭了,有浓茶和旱烟,改改心慌就够了,他觉得自己的身板神奇的很。而灵儿时常被同学白花花的大馒头惹得垂涎三尺。

每一只鸡通过安全检验之后,就被送进挂鸡车间。工人们有条不紊地从鸡笼里拿出肉鸡,然后将鸡倒挂在流水线上,动作十分熟练。“我们每小时可挂毛鸡800-1000只。”工人说,“为了避免强光照射,造成肉鸡拍打翅膀过度紧张,挂鸡车间要阴暗一些。”

几乎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别人家烟囱冒出的炊烟,灵儿就感到饥肠辘辘。实际上她能吃饱饭的次数,的确比一般人家吃到肉的次数还屈指可数。家里也总是买了米面,又缺了油盐,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灵儿还只是不满十岁的孩子,爸妈带着弟弟外出打工的时候,她还天真的以为她们会很快回来,带很多好吃的,至少一星期,或着一个月,最长也该是寒暑假回家看她和爷爷。1天,2天,3天···58天,一等将近两年了,爸妈不回家的日子比爷爷的年龄都要长了好几倍。

肉鸡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气氛,当它们还摸不着头脑时,瞬间就被电晕了。“这也算安乐死吧,是肉鸡福利。”宰杀厂负责人笑着说,科学合理的宰前管理和动物福利技术,可以有效改善鸡肉品质,以及鸡肉嫩度和风味。

爷爷已经教会灵儿怎么做熟一顿饭了,也只是做熟罢了。寡淡的白开水煮面,灵儿感到难以下咽,不争气的烟囱,一顿饭做熟,能把眼泪熏干,就像为谁奔丧了一回,灵儿不愿做饭。她学会了忍受饥饿,忍习惯了也不饿了,只是三月不知肉味的嘴馋的慌。有时看着自家瘸腿子母鸡发愣,看着看着就闹腾着喊叫“馋死啦,馋死啦”。爷爷听烦了,吼道:去,把那只鸡抓住,抓住宰了吃。灵儿又不叫了,留着它还下蛋哩。

肉鸡被电流击晕后,就开始进入屠宰流程,割喉放血、高温脱毛后,机器实施自动掏膛去脏,然后去头、去爪,记者注意到掏膛这一环节并不是“血淋淋”的开肠破肚,而是采用机器撑开肛门去除内脏。“这样可以避免鸡血四射,不会污染鸡肉。”操作工告诉记者,掏出的鸡内脏由检疫人员检验,合格的进入下道工序,如果发现不符合标准的鸡内脏,与之匹配的那只鸡也会从吊钩上自动掉落。

隔几天,灵儿就又忍不住喊叫着“馋死啦”,爷爷说等有钱了,抓几只鸡仔,就把那只瘸腿子母鸡杀了吃。

图片 2

“家里没菜,咋吃”,灵儿问爷爷。

先进的自动掏膛系统

“两个人要啥菜?地里挖两根葱,大火把鸡炒一下,加两舀子水,肉炖的烂烂的,调料放的美美的,蒸点大米饭,鸡汤泡米饭,就着鸡肉块吃,才美得很呢,能把你损吃滴肚子圆滚滚的,叫你岁损三天吃不下饭尼”。

图片 3

灵儿拉着哭腔“哇啊”地一声。爷爷嘿嘿地笑着,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缝里故意蹦出一句“你咋了?”

自动掏膛车间全景

“你是要把人馋死吗?”灵儿嘟囔着嘴。

鸡肉具有高蛋白、低脂肪、低热量、低胆固醇的营养特点,是世界上生长速度最快、物美价廉的优质肉食品。在商店里可以买到鸡腿,鸡脖,鸡爪等各式各样的鸡肉产品。在分割间,记者看到身着粉红色工作服的员工们忙碌的身影。

爷爷缺钱,隔三差五编着理由向灵儿爸爸要钱,灵儿学校交考试费啦,灵儿没鞋穿啦,家里没米面啦,灵儿又要学费啦。一开始,灵儿爸还往回打钱,次数多了,就听见他们在电话里争大声争吵,爸爸干脆不打也不接电话。爷爷就逢人便说,他养了个灾鬼儿吆,不管老子不顾儿女。灵儿烦透了爷爷骂爸爸,有时爷爷撒气给灵儿,灵儿就盼着上学,放学天没黑,她就迟迟不回家。

一名员工正用刀在鸡的身体上分割划线,几秒钟之后肉鸡身体被分成了多个区域,顺着流水线,后面的员工将依据这名员工的划线区域,对鸡的不同部位进行切除和分割,并且要对肉鸡分割部位的大小、颜色、肉厚长宽度等进行量化挑选、修剪和检测。

01

“分割划线是技术活,一般都是由有经验的老员工操作。”负责人告诉记者,圣农鸡肉产品分为腿系列、胸系列、翅系列、鸡爪等副产品四大系列,一只鸡可以被分割成300多个品种,而且每个品种的长度、重量都有着严格的标准。

夏天的黄昏比任何季节都漫长,灵儿不着急一放学就回家。她和邻居家引弟边走边玩。天还亮堂堂的,学校距家也就六七公里路程,她们不走大路,是顺着一条捷径小道回家。这样就会穿过很多人家的田野、屋舍。

图片 4

绿油油的田野里,时常会看到肥壮的羊群游走地畔,悠闲地啃着青草,男人们还在田里干活,不用多想,这个时候女主们都会赶回家做饭了。

机器自动去脏去头后的鸡只将进入人工分割程序

乡下人家,差不多都是集中在学生放学的时间做饭,整个村户的屋顶上顿时炊烟飘渺。灵儿看惯了农村的鸡马羊群,麦田绿野和干粗活的农户,唯独看不厌别人屋顶上得那缕炊烟。红彤彤的大夕阳穿过炊烟,像一只熟透的大烤鸡,似乎还飘着香气,好不馋人。灵儿忽然问引弟:你说幸福的家是什么样子的呢?——大概就是屋顶有炊烟的样子吧,灵儿想着。看到“炊烟”燃起,灵儿又馋了,饿了,好在引弟总是给她村里的各种趣事,她暂且忘了饥饿。

图片 5

02

工人在分割间工作

引弟是灵儿的邻居,她家四个孩子,引弟排行老三,为了生男孩,她奶起名“引弟”,但她妈生的第四个孩子又是个女孩。这是放学路上,引弟告诉灵儿的。不止这些,引弟还告诉灵儿,她妈生了儿子的,上天眼瞎,给遭了,灵儿听了难受,引弟却笑了,“没儿子才好呢,有了还不宠上天,你看你就是个例子,要是没你弟,你爸妈能把你丢给你爷爷吗?一天连口热饭都吃不上”。灵儿觉得引弟说的在理。

分割完,工人对不同部位的鸡肉称重后真空包装,然后将其放入-28℃的速冻库速冻,以确保鸡肉新鲜度,速冻后再转入-18℃的冷藏库冷藏。“你们今天看到的鸡肉产品,过两天在肯德基、麦当劳就吃到了。”操作工笑道。事实确实如此,圣农5个宰杀厂每天生产的几千吨鸡肉产品,大部分供应给肯德基、麦当劳和德克士等快餐大亨。目前,圣农是肯德基和麦当劳最大的供应商。

“说的嘴干,不给你讲了”引弟不说了,灵儿还想听,说话时她就不太馋了。

延伸产业链 充分发挥鸡下脚料的价值

比起引弟,灵儿的话题就少多了。她会忽然停下脚步,紧闭双唇,用鼻孔猛地吸一口气发出,悠长地发出“嗯”地一声,在有点不舍地张开嘴吐气“啊~好香啊,这谁家炒洋芋菜呢吧”

先进的科技促使一只鸡被分割成各种鸡肉产品,走向了人们的餐桌,然后变成财富。但财富的来源远不止这头鸡本身,鸡毛、鸡肠子、鸡血、鸡粪等下脚料也是圣农创造价值的原料。

“我也觉得是”引弟附和道。

“圣农鸡身上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浪费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鸡的下脚料有很多用处,比如鸡血、鸡肠、鸡羽毛、鸡内脏、破损鸡架、阶段性淘汰鸡等鸡杂,经先进的专业设备加工后,可转化为血粉、羽毛粉、鸡内脏粉、鸡肉骨粉等非禽类动物蛋白饲料或饲料添加剂。

“嗯···这谁家是韭菜炒鸡蛋啊”“嗯····这谁家肯定炖肉呢,馋死人啦”!每经过一家,灵儿就会看着别家的烟囱,狠狠的吸一口气,报出她闻出的菜名。引弟总是觉得灵儿嘴里说出的每一道菜都好吃。有时,引弟同情似的说:要不是我妈打我,把我的给你吃得了。

从前的臭鸡粪今天在圣农不仅不臭,反而“香”了起来。负责人告诉记者,鸡粪是圣农两个产业的主原料,一是用鸡粪加工有机肥,二是用来发电。

灵儿不敢吃引弟给的东西。两家大人的关系僵硬的很,灵儿不懂大人的那些仇仇恨恨,也不想跟爷爷一样记仇,她照旧和邻居引弟放学回家,引弟也不管大人那码子事儿,这时常遭来爷爷的训斥:没出息。

屠宰加工是圣农产业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该环节与有机肥生产、鸡粪发电一道,实现了肉鸡产业资源的综合、高效利用,做到变废为宝,物尽其用,真正实现了无污染的循环可持续经济生产模式。各个宰杀厂产生的废水,全部实现环保达标处理,宰杀厂污水处理厂是国家环保监测控制点。

爷爷有干不完的农活,死忙死忙,家里的光阴却不见好转,爷爷说之前不好是指望着你不争气的爸爸,现在不指望了,咱们爷孙过个清净日子才好呢。爷爷经常说今年把欠账还完,明年日子就好过喽。明年又说大账还完了,就剩小账了,日子马上就好过了喽。灵儿听着这话,浑身热血沸腾,忽然又陷入冰凉,感到希望渺茫,一天一天,好遥远啊。她不知道为啥家里有还不完的账,他问过爷爷,爷爷乐于讲,但总是从不争气的爸爸开始,从很早很早以前说起,听的灵儿烦了,再也不问了,她想着等她长大挣钱了,一下子还完所有的账,爷爷不骂人了,爸爸妈妈一定愿意带着弟弟回家的。

生命短暂贡献却大,一只鸡里里外外都是宝,可谓死得其所“重于泰山”。

闲的的时候,灵儿常倚着门栏,看着别人家屋顶飘起的炊烟发呆,那烟,遇风各种形态,时而像两只大翅膀,腾空而起,时而像爷爷的苍老的面孔,褶皱百出,时而像一块掰开的热馒头,看着看着,她的眼镜花了,倏然看见爸爸妈妈领着弟弟满面笑容朝她走来,她不禁失声喊了一声“妈妈~”

03

相关文章